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一品御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一品御厨》566章 不后悔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因为皇上的那句杨若年纪还小不急,她和王奇的婚事就这么耽搁下来了。

然而昭和郡主那边确是催的不行,就在当天傍晚的时候,陈王爷又进了一次宫,然后王奇和昭和郡主的婚期就这么定下来了。

婚期,就定在大年三十的前两天。

杨若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反而有些如释重负,心道,终于不用背负这个沉重的负担了。

大病一场后,让她的心思也起了很大的变化,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品御厨,她若是不好好的大干一场,岂不是浪费了。

“你心里有没有点失落感呢?”陈旭站在杨若身边问她。

两人这会坐在星若楼的包间里喝茶,杨若可以想像,今日若是回去,肯定会被王氏好一顿数落。

如其这样,她不如晚点回去,或者直接就在御膳房那边的芳庭院,直接歇下。

陈楚待杨若不薄,她上任后,专门给她拨了个小院,芳庭院。因为她要负责外面农田的事情,出入宫也还算方便。

杨若得了皇上的授意后,一切事情都进行的有条有理的。

其他人知道她后台硬,倒也没什么人,敢在她面前做什么小动作。

倒是郝明月,知道杨若上任的消息后,不大敢在她面前露面,即使是不得已要碰到,她也是规规矩矩的。

杨若待她也如和其他人一样,一视同仁。

“我不后悔。既然做出了决定,就要安然面对这个现实。”

陈旭不由默默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看来我也是时候,让你知道那件事了。”

“什么事情?”杨若瞪着一双妙目转到陈旭的脸上。

陈旭,还是有些不大习惯杨若这赤果果的注视。

面色微红之下,他缓缓的向杨若叙说了,当日邹清越临走时,跟他说的话。

他说完后,杨若半天没有说道。陈旭则说:“我不知道你和公孙小侯爷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一个男人能为你做到这个份上,确实对你是用情至深。”

说完这句话后,便见杨若的面色在那一瞬间,突然变了。

她的面色变得有些苍白,眼神有些复杂,而迷茫,似乎又带了几分羞涩。

那一刻,陈旭有些错觉,杨若仿佛陡然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一下子成长成为一名多愁善感的女子。

接着只听她嘴里苦笑一声。“我就知道,他不是这么无情的人。只是这怎么可能?”

随即她垂着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和谁赌气,默然无语。

竟然冷场了,一直喜欢说话,嘴里不时发出笑声,让满朝文武百官都刮目相看的杨若,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陈旭想了想,心里约莫明白了什么。

估计这个眼前的小女人,太小,她大概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心思吧。

陈旭心里突然特别同情公孙瑾。

为人家坐了这么多事情,她竟然还不能明白他的心意。

其实杨若心里是知道的,她一直以为自己爱的是王奇。就没敢往公孙瑾那个方向去想,可是现在听了陈旭的话之后,她心里一直抑制的情感,便如海水一般,瞬间将她整个身心都淹没。

可是即使这样,那又如何?

他们是不可能的。

杨若突然站了起来,说了句。“天色已经不早了,我先回宫了。”

见她今日今日没有回家,陈旭站了起来说道:“我送送你吧。”

杨若立刻伸手制止了他。“不用,你快回去吧,晚了又该进不去了。”

杨若出来的时候,带了两个人,这会他们正在门外候着。

陈旭想到自己的身份,确实不大适合送她,而且还是在这关键时刻。

可是他又不大放心,不由的走到楼下,对着守在轿子旁的两名小厮,嘱咐了好几声。

等他转过头来时,却看到杨若手里拿着两瓶星王酒。

最近因为京都这边的大批量需求,加上星王酒的酿造工序,越发成熟,星王酒已经挤进成国第一名酒的行列。

普通人家是喝不到的,听皇上的意思,好像还想将星王酒列入皇家贡酒的行列。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学起了喝酒?”虽然陈旭的身份不如杨若,可是他们并没有太在意彼此的身份。杨若也就是因为陈旭这份淡然之心,他的善解人意,才觉得和他做朋友没有负担。

其他人现在看到杨若,反而心里有些怕怕的,这样反而弄得关系都疏远了。

这是孟术靠在门旁边,用一副十分哀怨的神情看着杨若和陈旭。

“你别看我,是她硬逼着我的。”自从杨若死里逃生之后,孟术这个大师兄,对这个小师妹也是越发的宠到没边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陈旭不由看了孟术一眼,一副很铁不成钢的表情。

“好啦,你快走吧,我自己知道轻重。今日不醉又待何时呢?”杨若仿佛是自嘲式的说了句,然后钻进了轿子。

杨若的轿子走了好远,两名站在这里的男子,才慢慢的收回神思。

“你说,阿若是不是傻啊,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就被她这么给推了,看看现在心里不好受了吧?”

陈旭则看了孟术一眼,若有所思的说了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不定有更好的姻缘等着她呢。”说完后他也离开了。

这时刚在店里忙好的赵承志从店里走了出来,问向孟术。

“这小子啥意思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总之我觉得这陈旭挺鬼的。明天我见到阿若时,得提醒她一句,不能和这小子走的太近。”

赵承志则端详着孟术那张很妖孽的脸说道:“我想生病的人应该是你,你该去吃药了。”

赵承志说完这句话,就准备上楼,去陪杨青了。

都是莫名奇妙的人,怎么说的话,我一句都不懂。

孟术默默的想了一会,然后说道:算了,我还是做菜去了。旋即他又将脚步收了回来,不对,他不是答应了那个小女子,带着她来看杨若的吗?

自从那次御膳司的考试过后,没有通过的人,就得被送回家乡了。

青青因为感念杨若对她的照顾,也不知道怎么地就找到孟术了,她说想临走前和杨若再见一面。

孟术当时就拍了胸脯说答应她。

没曾想,杨若先是中了毒,在榕园躺了小半个月,后面又因为忙着筹措面包房,和农庄的事情,忙得飞起来。

因此她知道现在也没有和青青见面。

孟术想到青青那个一说话,眼里就能挤出一包眼泪水的姑娘,不由大感头疼。

算了,我还是直接去道歉好了,大不了被她骂上两句。可是他心里又有个思想在作怪,如果他带着她和杨若见了面,她是不是真的就要回家乡,他永远都看不到了她了。

该想什么法子,才能将他留下来呢。

因此这一晚,孟术长这么大第一次失眠了。

杨若这一晚也失眠了,她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是公孙瑾那双包含深情的深邃眼神。她突然发觉这会心里疯了一般的想他。

“啊,啊,啊,我要疯了。死陈旭,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

而此时远在多罗国的成国将领们,在公孙瑾的带领下,正在艰难的打着一场场反击战。

多罗国这次,明显是有备而来,他们最为擅长的就是水上作战,而成国的士兵,只擅长陆上作战。他们的战船一下水,就会被对方偷袭,不是被他们派人暗自凿穿,就是被突然出现的小船,全部围攻,一会就将船给弄沉了,因此成国这方连日来损失惨重。

“侯爷,我们现在怎么办?”原本大伙都希望能在过年前,将多罗国的蛮子赶回去。大家好回家过年,没想到,这离过年不到五天了,他们这边和多罗国这边,却始终僵持不下。

“让我再想想。”这一夜,公孙瑾也没有睡。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才相出了一条计策,就是对敌人进行切割式的铲除。没想到,他的计划,竟然又像是被人早就看穿了一般,莫名奇妙的又损失了几十人。

这个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

王奇的婚礼如其举行,当然办的异常的热闹,那一天几乎全京都有头有脸的勋贵,都去祝贺了。

王奇作为当朝新贵,得到皇上的器重,加上又被昭和郡主看上了两人的联姻,这真叫强强联合。

杨若也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她发觉自己当日笑的很勉强,总之,她逃离当天的婚礼现场时,模样很是狼狈。

不过噩梦总算过去了。

不久后,将军府又传来昭和郡主怀孕的事情,喜当爹的王奇,渐渐的也不往锦园跑了。

“这个王奇,还真是走了狗屎运。昭和郡主竟然这么快就怀孕了,这次他这个郡主爷的位置可算是坐稳了。”

王氏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未免不带着点酸溜溜的。

“娘,你就积点口德吧,我还有事,先去忙了。”杨若神情有些啧啧的提不起精神,说不失落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她曾经为王奇那么的掏心掏肺,没想到最后竟然为别人做了嫁衣。

“忙忙忙,整天都忙,这个死丫头,你就作吧,不听老娘的话,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杨若已经习惯了王氏的唠叨,只当做没有听到。

---

杨若这会正在蛋糕房,指到那些厨师们,如何做蛋糕,还有怎么熬制奶油。一些重要的工序,还是必须她亲自上阵指点才行。

没想到,司正大人来了。

“杨司膳,做的不错啊。”司正大人打量完这里一圈后,嘴里不痛不痒的说道。

“司正大人,过奖了。是大家学的快。”杨若没有谦虚,这些人真的很给力,也很吃苦。

“呵呵,那就好。”司正大人听到杨若的的话,心里未免有些不是滋味。

想他在御膳房奋斗了这么多年才捞到一个司正当当。她这个小姑娘,不到半年的时间,就一下子和她爬的一样高了。而且看着架势,她指挥得当,还真有几分当官的样子。这次趁着这个机会,不好好的刁难她,他这个司正岂不是白做了。

“只是啊,我们心语面包房最近开销有点大啊,司计司那边已经有意见了。你这边的开销,可能会减半了。”

减半,那岂不是她的计划到时候会受到影响了。

但是她仍旧心平气和的回道:“知道了司正大人,我会注意的。”

杨若明显看到司正大人脸上的神色,舒展许多。

“杨司膳真是对不住啊。我们御膳房的开销,本来已经够紧张的了,如今有多出来一个面包房,我都有些顶不住了。幸好我已经将司计司的人,已经打发走了。”

他这是,做什么?一边说我要削减你的开支了,一边又拿着好话来哄你。

打你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吃,她可不是三岁小孩,三两句就被人哄住了。若是说司正大人没有私心,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那就多谢大人费心了。”送走了司正大人,杨若心里不由舒了口气,看来在那里都不好混啊。

说起来,他们还是平级的,可是司正倚老卖老,一副我是你上司的模样。

杨若对此并不是很在意,倒是在一旁做事的其他人,有些看不过去了。

“杨司膳,这司正大人,凭什么给你脸色看,你们明明就是一级的。”

“就是啊,我们的心语面包房,当初筹建的时候,是皇上一道圣旨批下来的,他凭什么就要克扣我们的开支。”

见大家纷纷为杨若抱不平,杨若淡淡的笑了笑。

“没事,我是新人,让让他也是应该的,更何况最近我们确实浪费了不少面粉。不过,我一定不会让大家吃太多的苦的,只要这次我们办好了贵妃娘娘的生辰,那么所有人都会看得到我们的努力。”

接着杨若又指导其他人,做其他品种的奶油蛋糕。

其实说白了,杨若目前真正负责的御膳房,也就这里的一小块,其他地方她不想去操心,别人也怕她操心,所以都躲得远远的。

而且司正大人还好意思说,削减他们的开支,他调给杨若的人,都是御膳房的一些歪瓜裂枣,都是平日在御膳房不大受到重用的一些人。所以这次杨若如此的信任他们,无私的教授她们厨艺,让他们很是感动,因此做起事情来,也是格外的卖力。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