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我本初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我本初唐》八百七十九章顶牛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李承乾为难了,李泰聪明,看出了其中的门道,但是对于这种事,他有些无能为力!

他能利用的人,今天都没在这里!

这时候李恪虽说反应有些慢,但是年岁和阅历在那里呢!别的不说~至少江南东道和青州,他不说阅人无数,那也是经历了不少的事情!

看了看皱着眉头的李泰,又看了看左右为难的李承乾,想到~房二,虽说这次有些不义,可是你最多也就挨一顿打!

损友嘛,如果不用来出卖,将毫无意义!现在也是到我该报仇的时刻了!

“房二,本王还没说你呢,本王有了儿子和女儿,你就准备拿一个金锁一个玉印就把本王打发了?”

“那还想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穷的很,要钱没钱,要地没地,还住在阿耶家里!

而且你又不差这点儿玩意!我这算是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哪里有千里?你住哪里?还千里,我若我若没记错的话,你骑马过来,马一路跑过来连汗都没出吧!”李泰连忙在那里帮着李恪说话!

虽然李泰不知道李恪打的什么心思,但是看李恪的意思,现在是想要破局!索性李泰帮一把,即便破不了,也探探路!

房二立刻反驳:“那是因为我没那么沉!再说了,我没有千里,我家冬珠千里都不止吧!

和王妃是手帕之交,所以我这算千里之外呢……”

这时候愔幽幽的说了一句:“你被吐谷浑的慕容老货招了养老女婿了吗?你也不怕房相抽死你?”

这句话狠了!简直是诛心之言!李愔这人虽然平时笨的可以,也不太爱说话,可是他要是想说,一句都能把人噎死!

房遗爱就是这种情况~怎么着?你为了省下礼钱连祖宗都不认了?以后会你家孩子是姓房还是姓慕容?

李愔或许没想到那里,但是他说的话,让别人一听,就是那个意思!

房遗爱当时就炸了:“我是看好了,你们兄弟几个这是合伙欺负我!

说吧,今天我认栽!你们说怎么办吧!”

李恪开口:“程鸿那时候在教咱们的时候订下的规矩~来一个!来一个就成!”

程鸿训练废二代的时候,休息之余,曾经像后世军队一样拉过歌儿!虽然当时玩儿的挺好的,可是他们一致认为~这就是平康坊里小娘唱曲!

丢人的事!所以他们一直都隐瞒的很深!但是这规矩,他们知道的可是一清二楚!

李恪这句来一个,房遗爱自然就理解成了平常的惩罚!可是现在什么情况?

李二正在亮肌肉,你在这里唱歌?

这就好比你在KTV唱的正兴起呢,旁边来一个又是拍巴掌又是喊好,然后在你面前放一个碗,扔里一块钱走了!

不打死他都算他跑得快!

李二这里虽然不至于迁怒房遗爱,但是恼怒是肯定的!而且~这事儿房玄龄可是也在这里呢!

你房遗爱当出头鸟,给陛下为首,房玄龄还在其中的集团添堵~不抽你一顿都对不起你那姓!

房遗爱心眼儿哪有那么多啊!还以为只是普通的玩闹呢,大气的挥了挥手:“说吧,来什么?”

李恪眼睛一亮,脱口而出:“唱《为幽州牧与彭宠书》!”

这故事发生在汉光武帝之时~

朱浮任幽州牧时,为了笼络当时的一些名士和旧官僚,把他们都收罗在自己的左右,还发粮食给他们的家属。

当时鱼阳太守彭宠,以为天下还没有完全安定,反对他这样做,两人因此互相争执,各不相让,仇恨愈来愈深。

朱浮便向光武帝密奏彭宠受人货贿,招兵买马,积聚粮食,意图难测。

光武帝就下令召彭宠回京,彭宠大怒,拒不应命,并起兵攻打朱浮,朱浮便写了这封信给彭宠,劝他收兵。

这事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但是文人有时候一句好句子,就能扭转后人的看法!事是平常事,可是有一句话,很是出名,一下子让后人记住了这件事~凡举事无为亲厚者所痛,而为见仇者所快!

这~

平常这样也就完了,李二那里那帮老将正唱《秦王破阵乐》呢,你这边来一句凡举事无为亲厚者所痛,而为见仇者所快……

我套你大猴子啊!

你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好家伙嘛,你这不是吃饱了肉说屠夫残忍吗?

我们拼死拼活打下的江山,你们坐享其成安安稳稳的了,你们说我们杀人残忍?还亲者痛仇者快了?

当时正厅这边的众臣就怒了!房玄龄见状连忙上前:“陛下,竖子无状!臣教导无方……”

李二抬手:“房卿不必如此!些许小事,无伤大雅!咱们继续!区区小子,若是以辈分压过了他们,那不是被人笑话吗?

众卿,军曲都没忘吧?来一曲《无衣》,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战场!”

“诺!”

这打仗要有个对手才叫打仗!既然你们这帮小子想要挣扎一下,我们不介意陪你们玩玩!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

……

好家伙嘛,满月酒硬生生唱出了惨烈沙场的感觉!

李泰在李恪说出《为幽州牧与彭宠书》的时候就觉得大事不妙了,若是里面唱《秦王破阵乐》!外面跟着迎合一下,对自己阿耶低一下头,不丢人!

虽说对那帮臣子有些丢面!

没想到~李恪居然和陛下对着干!

这个英果类我啊,还真是英果类我!处事方式一模一样!

李承乾还在计算得失,他这边先挑事了!这一下把李承乾的火气也挑起来了~这么长时间我忍气吞声的,都快成了闲人了!

现在你又合伙挤兑我~干了!不就是唱个曲嘛!反正你也看不上我,干嘛太委屈自己?

古往今来,废太子的理由有千千万万,还没听过因为唱曲而废掉的太子!

怕什么?

尤其是他今天得到了众弟兄的承诺以后,更是无所畏惧!唱!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