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了结我吧!沈浪姜离开战!(求月票)

+A -A

  在场所有人都完全惊呆了,沈浪真的是瞒过了所有人。
  这里面大概仅仅只有一个人,略有所知,那就是宁寒公主,尽管沈浪什么都没有说过,但他还是隐约地猜测出来,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还真是敏锐。
  而且宁寒公主从头到尾都没有对左辞阁主做任何提醒。
  但就算如此,这个伪装者真真被揭露的时候,宁寒还是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和打击。
  这个世界上连老师都背叛,那还有什么人不能背叛的?
  这可是宁寒一直以来的偶像,她和父亲宁元宪并不亲的,完全把左辞当成了亲生父亲一般。
  沈浪望着手心的你地狱魂珠,而此时影壁控制中心已经彻底风平浪静了。
  刚才的一切,大部分都是沈浪和这个影壁控制中心联合演的一场戏而已。
  沈浪目光望着左辞。
  左辞微微抬起头,直起腰,依旧仿佛想要证明自己什么。
  但是他终究还是跪了下去,并且把脖子佝偻起来。
  沈浪望着他良久,都没有发出声音,真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其实沈浪一开始就怀疑左辞了,就是因为那个假沈浪太真了。他依旧在用生命地和灵魂去演绎沈浪,就真的仿佛要竭尽全力击败沈浪。
  但是当沈浪上演龙之感悟,取得了整个漠京能量控制中心权限的时候,整个假沈浪竟然松了一口气,然后放弃了所有抵抗。
  所以沈浪顿时猜测到,这个假沈浪应该就是镜子,因为确定沈浪是真的,所以镜子放心了,并且用自毁的方式证明沈浪。
  镜子他没有被夺舍,也不是上古人类变化而成的,他就是真正的镜子,百分之百的镜子。
  他之所以没有任何破绽,那是因为他更加如火纯青了。而且关键是他抱着信念而战,在他的心目中沈浪就是假的,就是姜离派来的伪装者,就是为了篡夺漠京的权力,所以他拼了命都要去阻止沈浪。
  既然沈浪陛下没有回来,那我镜子就暂时出现,为陛下凝聚人心,总之大乾帝国最后的净土绝对不能落入敌人手中。
  正是抱着这个信念,所以镜子表现得没有任何破绽,别说其他人认不出来,真的就连沈浪也找不到他的一丝丝破绽。
  这个人的表演境界,已经能够非常非常高了,但是沈浪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或许有这么一天的。
  既然镜子不是伪装者,那左辞的概率就很高了,因为假沈浪是他带进来的。
  但是沈浪也检查过左辞的精神,没有被夺舍,更加不是上古人类变化出来的,他就是百分之百左辞阁主,他体内一点地狱晶体都没有。
  这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因为,左辞有可能也被姜离洗脑了。
  好消息是,左辞这段时间肯定心乱如麻,不复之前的冷静睿智。
  但是沈浪必须赶紧将他揭出来,因为镜子那支龙之剑上的地狱魂珠不见了。
  尽管那一颗地狱魂珠的能量要小很多,而且里面的灵魂非常复杂,不但有火神教的上千大祭司,还有许多美杜莎王族小姐姐的灵魂,但也是可以污染影壁能量控制中心的,只是威力没有那么大。
  所以,它并不是用来污染漠京能量控制中心的好手段。
  相反沈浪手腕的这颗地狱魂珠,拥有强大的地狱晶体,里面有几十名上古人类的灵魂,这才是瘫痪入侵能量控制中心的最佳利器。
  所以他必须制造一个机会,让伪装者拿到自己的地狱魂珠,否则他就要用龙之剑的那一颗地狱魂珠去污染漠京控制中心了。
  那么地狱晶体,地狱魂珠一旦进入影壁能量控制中心后,结果是不是致命的?
  是的,非常致命。
  因为地狱晶体这玩意太可怕了,吞噬一切,蔓延一切。而且里面有十几个上古人类的灵魂,他们会想尽办法进行扩张,蔓延,吞噬。
  所以沈浪在变成化石之前,把自己的灵魂注入到地狱魂珠之内。
  所以,这个时候掌控地狱魂珠的人是沈浪。
  当地狱魂珠被扔进影壁控制中心之后,制造出来的重重离奇效果,也完全是在演戏。
  防御系统的瘫痪,空间隐藏的瘫痪,冷空气侵袭,黄沙席卷,种种一切,都是沈浪控制着能量控制中心制造出来的感知效果而已。
  这一切都只为了一个目标,引蛇出洞。
  结果,他成功了。把左辞这个伪装者给引了出来。
  当然,成功揪出这个伪装者之后,也并没有什么大功告成的爽快感,只有无尽的嘘吁。
  六大超脱势力,就剩下左辞和冈一了,他完全可以称得上人类幸存者的领袖之一,结果连他的投降了。
  而且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投降,他已经准备自杀了,非常决绝。
  他是为了天涯海阁的未来,为了祝红雪,为了宁寒能够活下去而投降的。
  未来姜离的船上,会有你们的一张船票。
  这句话,多么痛心啊,多么让人无奈,如果这是背叛,那也是高尚而已无奈的背叛。
  左辞不怕死,他害怕的是他的天涯海阁,他的弟子们会彻底断绝生路。
  “陛下,请您处死我吧。”左辞缓缓道。
  所有人望向沈浪,目光哀求,但是却不敢出言求情。
  因为左辞犯下的罪太大了,背叛大乾帝国,背叛皇帝,向自己的敌人投降。
  沈浪握着手中的剑,尝试地要举起。左辞所犯之罪,必死无疑。
  足足好一会儿,沈浪的剑又放了下来。
  “左辞阁主,你是什么时候投降姜离的?”沈浪问道。
  “我……我不知道。”左辞道:“因为他并没有一条时间界限,但如果您要问我是什么时候和姜离进行交流的,那是在五年之前,我当时真的绝望了,涌起了一股冲动,要只身去北极,我要去看看,那里究竟变成了什么,我要看看姜离究竟有都么强大。甚至我几乎想要向他发动死亡进攻,但是他没有杀我。就是在那里,我和他进行了一番交谈。“
  “然后你就被他征服了。”沈浪道。
  “没有,我当时不断地反驳他,愤怒斥责他。”左辞阁主道:“但是他却没有任何驳斥我,只是静静地叙说。叙说第一次毁灭***,远古帝国的覆灭,哪怕透支了1.3亿平方公里土地,建造了能量罩,都挡不住太阳的第一次剧变。第二次毁灭***,上古东方帝国提前二百年,把许多城市建造在地下,试图躲过大涅灭。当时姜歇的并不是主流,上古姜氏,上古姬氏,失落帝国都想尽各种办法,想要躲过大涅灭,但全部都失败了。”
  沈浪道:“那白玉京呢?白玉京是怎么回事?”
  左辞道:“白玉京是上古东方帝国皇权势力和所有超脱势力,联合组建的一个救世组织。当然他们最后也失败了,不得不在大涅灭之前,带着几百人乘坐飞船逃离,带着无数资料,冰封起来的各类卵子,还有精种。飞船逃出安全范围之后,就在外面漂流着,等到无数年后,他们苏醒了够来,而这个时候我们星球的生态渐渐复苏,他们重新降落到地面上,艰难地开始新文明的复苏。”
  原来如此,竟然如此。
  沈浪还非常奇怪,为何上古帝国姜氏,姬氏最高贵,怎么到了这个世界,就是这两个姓氏字高贵。
  原来这一切,都是直接从上古人类继承下来的,甚至连血脉都是。
  沈浪道:“那为何这个世界的文明发展得如此缓慢?”
  左辞道:“以白玉京为首的救世势力认为,之所以会有世界大涅灭,完全是因为人类对这个世界的能量索取太多,而且竟敢去窃取属于神龙的力量片段,竟然还制造出了巨龙这种战争巨兽,所以才会触犯神灵,导致上古大涅灭。所以白玉京要让人类文明重新发展,可持续发展,尽量压制上古文明,希望能够走出一条不一样的道路。这样或许世界大涅灭,就不会再到来了。”
  听上去,这个想法仿佛非常有道理。
  哪怕现在地球也有很多这样的观点,甚至是主流观点。
  人类对地球资源的过渡开采,终有一日会触怒地球,对人类进行毁灭性的惩罚。
  所以在白玉京的主导之下,这个世界对上古噩梦石文明是全面的打压和封锁态度。大炎帝国,更是成为了白玉京的绝对盟友。
  不过时间能够改变一些,当潘多拉的魔盒一旦开启,就再也收不回去了。人类帝国一旦尝到了强大的力量,也就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先是几大超脱势力在渐渐发展上古文明,发掘上古遗迹。
  接下来姜离横空出世,把上古文明的强大,优秀,耀眼完全展露在世人的面前,瞬间团结吸引了无数人。
  所以整个世界迎来了上古文明的大复苏,大爆发。
  而当时的白玉京已经完全压制不住了,为了镇压地狱晶体的蔓延,为了控制那个穹顶能量罩,白玉京的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现在看来,白玉京非常像是一个圣母一样的组织啊。
  “沈浪陛下,白玉京的做法是错的,他们的想法也是错的。”左辞道:“世界大涅灭,和人类文明的发展根本没有关系,这是宇宙法则,这是星系规律,太阳到了一定年龄之后,就会走向死亡的。而他走向死亡,一定会有大爆发,会疯狂反扑的。姜歇殿下当年这个理论,几乎受到了所有主流的驳斥。但是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沈浪道:“某种程度上,我也认为他的说法,这几次世界大涅灭,都是因为太阳步入死亡的剧变大爆发。这样的情形接下来还有很多次,最后一次太阳会直接爆炸,但因为它还是不够大,所以会坍塌成为一个很小很小的白矮星。所以在世界毁灭的原理上,我觉得姜离是正确的。”
  接着沈浪道:“那个假沈浪,是镜子对吗?他拼命地表演,就是要保护漠京,因为他把我当成了姜离派来的伪装者对吗?”
  左辞点了点头道:“是的,只有这样,才不会有任何破绽。但是,当时大多数人在内心深处还是渴望您是真的沈浪陛下,因为所有人都不想见到一个毫无变化的沈浪陛下,只有您变化了,那才符合所有人的期待,所有人都会脑补,您消失了几十年,肯定是涅槃了,肯定是变强了。”
  左辞这段话,又说尽了人心,所有人都渴望见到沈浪蜕变,任何蜕变都比一成不变更好。
  “沈浪陛下,您动手吧,杀了我吧。”左辞再一次伸长了脖子,现在他真的是一刻钟都不愿意多活了。
  死亡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逃避。
  尽管是为了保护祝红雪和宁寒,为了保护天涯海阁所有人,但背叛就是背叛,一身英名丧尽了。
  沈浪再一次举起大剑,放在左辞的脖子上,缓缓道:“左辞阁主,您到现在都不看好我是吗?觉得我一定会失败对吗?”
  左辞点了点头道:“您有太多弱点了,您太重情了,这样是无法击败姜离的,更无法拯救这个世界。您看看,您现在连杀我都下不了手,未来如果需要您杀其他人呢,您杀不杀?你未来如果需要您杀几百万,几千万人,才能拯救这个世界,您杀不杀?未来如果需要杀一亿人,才能拯救一百万人,您杀不杀?这些事情您都做不到,只有姜离才能眼睛不眨就能做到。”
  沈浪叹息道:“左辞阁主,您说得对,您说得都对。”
  他组织着语言道:“论杀伐果断,冷酷无情,姜离百倍于我。我和他之间,谁能赢到最后,真的非常不好讲。我和他走的道路谁是正确的,谁才能拯救这个世界,也不好讲。”
  “姜离陛下认为他的道路是绝对正确的,而且看上去也是正确的。而我走的道路,看上去显得那么波折起伏,几乎没有清晰的方向感,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目标。”
  “但是总要有人走另外一条救世之路不是吗?如果姜离的路走不通,总要有另外一条路的不是吗?”
  沈浪此时完全是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祝红雪道:“我完全坚信陛下的道路能够走通,您的救世之路,才是真正的救世之路。尽管我听不懂什么是核聚变,什么是像太阳学习,然后才能战胜太阳。”
  沈浪道:“我和姜离两个人要走的道路,都是光明正大的。他要走的道路,就是吞噬整个星球所有的力量和生机,打造一艘前所未有的巨大飞船,带着几十万人的灵魂远离这颗星系,前往无限遥远的星系,找到另外一颗星球定居下来,那里的太阳还有几十亿年的美好岁月,那里的星球也充满生机。”
  “而我要走的道路就是,上古文明和科技文明相结合,成功地发展出可控核聚变反应,这样才能得到源源不断的能量。接下来去了解世界大涅灭的深层次原因,去了解太阳临死之前的剧变究竟是什么?能不能在外太空进行防御?这颗太阳确实快要死了,但距离它的彻底爆炸,还有很长的时间。”
  “我要走的道路是团结所有人,集合所有人的智慧,发展强大的文明。几亿人团结一心,众志成城,阻挡九十年之后的毁灭危机,不牺牲大片人群,更加不牺牲整颗星球。”
  “姜离说得对,等到未来进行殖民星系的时候,人类文明手中会有无数星球,区区毁掉一颗又算得了什么?但这是一个谬论,这就仿佛一个穷光蛋手中只有一个银币,但是他觉得自己未来会发财,会有上百万金币,所以花掉区区一个银币又算得了什么?所以把这个银币拿去喝酒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但是明日,就已经没有饭吃了。”
  “没错,姜离的救世目标非常清晰明了。而我的战略路线却非常模糊,甚至连理论都还没有完整形成,甚至也完全看不到成功的希望。但是,总要有人走另外一条路吧,”
  “所以趁着大家伙都在,我就把话说清楚,未来的道路我有方向,但是没有把握,而且要依靠几百万,几千万,甚至几亿人的努力,如果想要跟我走下去的,就走下去。如果不想跟我走下去的,可以去姜离那边,相信未来在他的飞船上,会有你们的一张船票。”
  这话一出。
  祝红雪先跪了下来,叩首道:“臣愿意追随陛下,粉身碎骨,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接着宁寒公主也跪了下来,叩首道:“臣妾愿意追随陛下,不管未来这条路会怎么样,是不是粉身碎骨。”
  片刻之后,一个蹒跚的身影走了进来,正是沈浪的替身镜子,朝着沈浪跪了下来。
  “我,我虽然不知道能做什么,但是我也愿意跟随陛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所有人不由得望向他。
  真的是一模一样,而且还戴着上古王戒,龙之心,握着龙之剑。
  “这些东西都是我交给镜子的。”左辞道:“我跟他说,黑暗姜大帝派遣了一个伪装者进入漠京,要篡夺大乾帝国最后的净土,于是他就跟我来了。竭尽全力,表演沈浪陛下。”
  镜子道:“我也不知道为何,只要我一个意念,那个能量旋涡就释放出来了,但是我完全没有能力去组织能量旋涡方程式的。”
  这一点都不难,因为龙之心,龙之剑都是姜离制造出来的,他才是这套装备的真正主人。
  而就在此时,在祝红雪的带领下,超声波飞行兽大超走了进来。
  然后,它瞬间懵逼了。啥情况,竟然有两个主人。
  那,那我该扑向哪一个啊?
  大超本能又要扑向镜子,因为他手上有上古王戒,它本能是靠那个识别的。
  但是它仿佛看所有人的眼色有些不对劲,所以他一会儿望向沈浪,一会儿望向镜子,发出了一阵悲鸣声。
  我只是一只飞行兽而已啊,你们人类自己的识别不出来,为何要为难我啊?难不成你们认为我比你们还要聪明?
  左辞再一次跪下叩首道:“请陛下杀我,臣再也无颜活在这个世界上,请陛下成全,了结我的人生。”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望向了他,再一次望向了沈浪。
  该不该杀?
  说真的,杀一个左辞对沈浪来说并没有太大的精神压力,他和左辞的关系根本就谈不上有多么亲近。
  况且左辞犯下了大错,虽然没有造成可怕后果,但错了就是错了。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左辞几乎是沈浪麾下最强大的一个人,而且他对沈浪个人的是忠诚的,只不过是他觉得未来没有了希望。
  若杀了他,未来用人之际,就又损了一员大将。
  未来左辞,会不会有用?而且沈浪权限中,可是能够根据这个漠京能量控制中心进行血脉改造,身体改造,能量改造的。
  左辞武功如此之强,完全是最佳的一个人选之一。而且他已经充满了必死之心,这样的人一旦改造,或许会有巨大之惊喜。
  足足好一会儿后。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下狱等候论处。”沈浪道:“关键时刻,要为大乾帝国进行牺牲。”
  听到这句话,左辞阁主非但没有赶到庆幸,反而更加痛苦了。
  然后,他猛地一头磕向地面。直接就是用面孔砸向坚硬的地面,瞬间毁掉了自己的容貌,整张面孔血肉模糊,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臣无颜见人,本……本该立刻死去,但陛下不准臣死,那……臣就苟活下去!”
  沈浪道:“祝红雪,将左辞囚禁起来,记住保密,不要泄露出去。”
  若是这件事情透露出去,会给整个漠京几十万幸存者的士气和信心带来致命打击。
  镜子道:“我……我也可以毁掉面孔的。”
  沈浪道:“你的事情接下来再说,你是如何来到万里大荒漠的,还有火神教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会儿我去询问你。现在你立刻将身上的龙之心,上古王戒取下来,把龙之剑也交给我。”
  镜子道:“我试过了,完全取不下来,所以,如果有必要的话,请陛下杀了我吧。时隔几十年能够再一次见到陛下,镜子已经不甚欣喜,再无所求。而且镜子的价值,或许也已经能够没有了,就算此时死去,也算是多活了几十年。”
  取不下来?
  镜子拔出匕首,朝着自己的无名指猛地斩了下去,要把带着上古王戒的那根手指完全斩下来。
  结果,不算怎么斩下去,最终都是斩在空气中,仿佛他那根手指不存在一般,仿佛上面的上古王戒也不存在一般。但是它明显就在那里。
  “所以,为了避免我成为祸害,杀了我吧。”镜子朝着沈浪微笑道。
  而就在此时,镜子手中的龙之剑猛地释放出无比亮硕的光芒。
  “唰!”
  直接冲向了天际。
  然后,他的光影笼罩在镜子的身上,所以看上去完全是姜离高大的身体,威武而又俊美无匹的面孔。
  这……这又是姜离的投影。
  从龙之心,上古王戒投放出来的分身光影。
  “沈浪陛下,那个伪装者确实被你揪出来了,所以我们之间的第一场博弈,你确实赢了。”姜离的光影道。
  沈浪道:“我未必赢了吧,因为你从精神和心灵上征服了左辞阁主,让他心甘情愿成为你的伪装者。”
  姜离道:“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赢了未必会有奖励的。沈浪这个漠京我原本没有放在眼里,因为在左辞这群人手中,它什么都不是。但是现在你来了,一切就都不一样了。所以就算付出巨大的代价,我也要将你的漠京摧毁了。”
  沈浪道:“但是,整个漠京的防御系统依旧健在,你的军队根本就找不到它在哪里,也根本进不来对吗?”
  “对,对,对……”姜离道:“但是沈浪陛下,你非常聪明,你应该知道这支龙之剑,龙之心,上古王戒进入漠京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坐标了。有一个坐标,就有了目标,就可以进行远程攻击了!”
  姜离这话刚刚说完,这支龙之剑再一次迸发出冲天的光芒,直接射向了天空苍穹。
  姜离道:“沈浪,你已经见识过龙之悔了,那你见识过地狱晶体龙之悔吗?接下来,你很快就要见识到了,我一分一秒都不会多给你的,准备迎击!”
  “这第一次博弈是你赢了,但就算没有伪装者,我毁灭漠京也只是稍稍费劲一些而已,但终究来说,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沈浪之前你的那些对手,总是喜欢给你一个月,两个月,或者半年时间,然而我一天,一分钟都不会多给你的,因为我的时间太宝贵了。你若连我这点打击都抗不过去的话,那也就没有资格和我斗争,也就没有资格和我走另外不同的救世之路了。”
  随着姜离的话刚刚落下。
  顿时,从漠京北边的天空飞来了几十艘巨型空中堡垒。
  遮天蔽日,浩浩荡荡。
  “发射!”
  “发射!”
  “发射!”
  随着一声令下,这些巨型空中堡垒猛地发射。
  上百颗地狱晶体龙之悔,从几千里之外就呼啸而来,朝着漠京射来。
  带着毁天灭地的能量气息。
  尽管从视野上,完全见不到漠京的影子,也看不到它在那里。
  但是姜离已经在漠京内部,提供了能量坐标。
  他果然不会给沈浪任何多一点点时间,直接就开战,毁灭性打击。
  ………………
  注:今天下午开重要会议,我争分夺秒把第一章写完了。拜求兄弟们月票,万万拜托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极品修士豪门天价宠:最强少奶奶(少奶奶超甜超强的)不死帝尊特战医王绝世邪神(邪御天娇)最强弃兵带着农场混异界轮回武典绝品毒医修罗天帝
史上最强赘婿 第652章:了结我吧!沈浪姜离开战!(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