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姜离陛下!我沈浪赢了!(求月票)

+A -A

  看着沈浪的身体一寸一寸成为化石的时候,真的让人有一种世界崩塌的感觉。
  沈浪啊,一直创造神迹的人啊,哪怕在北极剧变中也没有被彻底消灭的人,大败了大炎皇帝的人,此时竟然成为了化石,变成了同样的雕像。
  怎么让人能够不绝望?那个黑影伪装者仰头望着沈浪的化石良久。
  当然说这个良久,也仅仅只是一分钟都不到而已。
  沈浪整个身体,都全部变成化石了,一寸都没有幸存下来。
  与此同时,他手镯上的地狱魂珠失去了镇压,释放出了诡异的光芒。里面被镇压的地狱晶体,还有强大的上古人类灵魂,发出了一阵阵嘶吼,如同鬼哭狼嚎。
  那个黑影轻轻叹息一声,目光露出了近乎绝望的光芒。果然是这个结果,沈浪果然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然后他缓缓地飘飞起来,始终闭着眼睛,来到了沈浪的身边。
  沈浪有旨,今晚宵禁,任何人不得出门半步。
  所以也没有人见证沈浪变成化石的这一幕,也不需要经历这种绝望。
  飞到沈浪身边,那个黑影看着沈浪身上的每一寸化石,再一次叹息,然后从沈浪手镯里面取下了地狱魂珠,刚刚伸手的时候,他手臂还抖了一下,但很快定住了,将这颗拥有强大能量的地狱魂珠抓在手心。
  然后,他缓缓飘落下来,来到大金字塔的门外。
  这扇门的转盘密码,还有手印,都已经被沈浪换过了,按说只有沈浪一个人才能取下来。
  但这扇门根本不是大金字塔的一部分,是后面加上去的。
  这个黑影轻而易举开启了大门,然后走进了金字塔大殿之内,来到影壁控制中心面前,这是整个漠京的控制中心。
  其实这个时候的影壁控制中心和之前还是有绝对不同的。之前的影壁,真的就像是一面晶体,完全是凝固不动的。
  而现在,它已经被激活了,变成了一团光影,仿佛是活的一般。
  如果说之前这个金字塔,还有望天图腾是处于待机状态的,沈浪激活之后,它才进入运转的。
  那个黑影望着手中的地狱魂珠,再望向影壁控制中心。
  尽管完全看不清楚他的面孔,也看不清楚他的眼神,但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的痛苦。
  挣扎了好一会儿,他直接跪在地上,发出了野兽一般的低吼。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他这种低吼的复杂。那种痛苦,那种绝望,还有那种渴望解脱的感觉。
  仿佛在做最后的痛苦抉择,比生死还要艰难的抉择。
  仅仅十几秒钟后,他做好决定了。
  对不起,我别无选择。
  我真的别无选择。
  已经没有希望了,姜离或许才是唯一的希望,沈浪不行的,他一直都不行的。
  然后,黑影将手中的地狱魂珠猛地扔了进去,朝着影壁控制中心光影扔了进去。
  先是沉寂!
  然后……
  “轰……”这颗地狱魂珠猛地爆开。
  里面的地狱晶体,还有可怕的灵魂能量,拼命地侵袭,污染着整个影壁控制中心。
  瞬间,整个影壁控制中心开始扭曲,开始变换。里面仿佛又无数的鬼哭狼嚎,地狱晶体拼命地吞噬,控制,蔓延!
  短短片刻功夫,就占据了整个影壁控制中心。
  这么形容这种感觉?就像是直接往敌人的电脑控制中心里面插了一个优盘,里面全部都是病毒和木马。
  之前敌人的电脑没有开机,所以也无法植入病毒,现在开机了,植入病毒就能够正式生效了。
  而地狱晶体应该就是最恐怖,最可怕的病毒了,曾经一丁点的地狱晶体就吞噬了整个岩浆之海。
  更多一些的地狱晶体,先是吞噬了整个北极的能量,接下来又开始吞噬整颗星球。世界上根本就找不到它更加可怕的病毒,它能够吞噬一切能量,几乎不受任何伤害,一旦开始蔓延,完全无法控制。
  姜离就是依靠它统治了整个世界,完成了远古人类都没有完成的事业。地狱晶体是姜离和几个老师穷尽一生的成果。
  而它一旦开始在金字塔控制中心内开始蔓延会发生什么事?
  瞬间吞噬周围的一切,疯狂扩张,直到把所有的一切都变成它自己的能量。
  然后……整个控制中心瘫痪,整个金字塔瘫痪,整个望天远古图腾瘫痪。
  这个过程很快,也显得很慢。
  首先是整个影壁控制中心,仿佛完全扭曲了,变成了地狱晶体的颜色。
  接下来,整个巨型金字塔猛地震颤。
  最后,金字塔顶端的那个人面蛇身望天图腾瞬间失去了所有光芒,连双眼的光芒都消失了。它所有的功能直接瘫痪,变成了最普通的雕塑。
  就如同最先进强大的电脑系统,直接关机了。
  首先,漠京城内已经激活的所有武器系统,全部失效。
  紧接着,漠京的生态能量罩彻底失效。可怕的严寒侵袭进来,沙漠的狂风席而来。
  最后……整个漠京的防御系统,全部瘫痪失效。
  没有空间折叠,没有空间隐藏,没有空间隧道。
  这个隐藏了无数年的漠京,只有宁寒公主才能进来的漠京,就这样完全暴露在万里大荒漠之内,暴露在所有窥探者的面前。
  这和伪装者看得清清楚楚,天空飞来了几个黑影,直接进入了漠京的上空,也不需要带路,就这么长驱直入。
  很显然,漠京完了!这个远古帝国的第九城邦完了。
  它成功地渡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涅灭,第二次大涅灭。
  但此时第三次大涅灭还没有到来,他就已经完了。
  “呼呼呼……”
  无数的冷空气灌入进来,无数的风暴,无数的狂沙灌入进来。
  仿佛就如同姜离说的那样,漠京要被毁灭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金字塔内响起了一阵阵诡异的嘶吼,仿佛两股能量正在走生死搏斗,仿佛影壁能量光影正在做最后的生死抗争。
  “嗖嗖嗖嗖……”
  终于第一个人影出现了,祝红雪。
  他飞到了望天图腾雕像的上空,将凝固成为化石的沈浪接了下来。这个时候,他整个人也仿佛要变成了化石,不敢置信望着眼前这一幕,整个身体和灵魂都是彻底麻木的。
  沈浪陛下竟然变成了化石?他是如此无所不能,如此强大,怎么可能会变成化石?
  紧接着,宁寒,祝戎,祝柠,张召,等等十几个人,大乾帝国尚书台,枢密院所有高层,全部涌入了金字塔之内。
  那个伪装者沙哑道:“不用抗争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漠京完了。”
  所有人静静地望着他,一言不发,很快就识别出了他的身形。
  然后,所有人的身体都开始颤抖,露出了完全不可思议的目光。
  尤其是祝红雪,甚至站立不住,几乎要直接蹲下去。而宁寒公主,更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为何会是你?黑暗姜大帝的这个伪装者,为何会是你?”祝红雪颤抖道:“当日我身份被揭露,整个人生处于最黑暗的时候,是你帮助我走出来的。当我的灵魂完全没有支柱的时候,也是你帮我重新找到了伟大的人生目标,没有你我根本没有勇气活到今天的。“
  那个黑影伪装者叹息道:“你忘记这些,或许会更急好过一些。人这一生,总是要面临各种崩塌,世界观的崩塌,人生观的崩塌,精神支柱的崩塌。越国之王宁元宪知道吗?他是何等崇拜姜离陛下,并且把他当成了整个世界的太阳,为了他甚至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失去了整个王国。但结果呢?姜离是整个世界的毁灭者。他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好不容易夺回了自己的尊严,但是他的偶像却崩塌了。”
  宁寒公主颤抖道:“但是哪怕在最绝望,最黑暗的时刻,我们都撑下来了。是您挽救了天涯海阁,是您挽救了整个漠京,是您重建了新的大乾帝国,是您重建了光明之地,希望之地。如果没有您定下来的秩序,漠京的几十万人早就毁灭,早就崩溃了。这里的每一项规章制度都是您定下来的,几点睡觉,几点起床,几点工作,每一个人应该做什么,大乾帝国的每一个仪式,都是按照史书上来的,您建立了一个比怒潮城还要正轨的大乾帝国。如今沈浪陛下归来了,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为何您反而支撑不住了呢?”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望着这个伪装者。
  祝戎颤抖道:“当时大炎皇帝死了,我们被释放出狱的时候,成为整个天下的笑柄,真的是万念俱灰,我曾经想到过自杀了事。是您将我们从天越城带离,是您带着我们来到漠京,不但给了我们新生,还给了我们人生的目标,活下去的动力。为何我们都能在黑暗中支撑下去,您反而不能?”
  那个黑影伪装者痛苦道:“无知,是一种福分。因为知道得少,所以有一个目标就能活下去。因为无知,就充满了希望。而一旦知道得太多,那就会彻底绝望,那就会陷入永久的黑暗,不可自拔。”
  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全场所有人沉默。
  没有错,某种程度上,无知确实是福,可以相对乐观地活下去。知道得越多,了解得越多,人生就越灰暗,就越没有希望。
  祝红雪几乎无法出声,甚至直接蹲在了地上。
  “为什么?您为什么要这样做?您肯定是被夺舍了,你肯定是比姜离的高阶上古人类夺舍了,否则您肯定不会背叛的,就算我们所有人都崩溃了,您也不会崩溃,就算我们所有人背叛了,您也不会背叛。”祝红雪拼命大声道。
  “不,红雪,我远远没有那么强大。”伪装者道:“我真的承担不起这个重任,但是你们所有人眼睛都望着我,把希望和生死都托付给了我。我不得不承担起这个重任。这种信任,这种压力与日俱增,终究有一天彻底压垮了我的意志。我没有被夺舍,我也没有被取代,我就是百分之百的……左辞!”
  “没错,我就是姜离潜入进入漠京的伪装者!”
  接下来,这个伪装者掀开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真面孔。
  他就是左辞,天涯海阁之主,大乾帝国尚书台首相,这片净土最大的功臣,目前几十万人依旧幸存的最大功臣。
  而他,也是姜离潜入漠京的唯一伪装者。
  这一刻,祝红雪真的彻底绝望了,再也没有任何想象的空间了,真相最残忍地揭露在他的面前。
  “祝红雪,你问我为什么这样做?”左辞阁主常常呼了一口气道:“我没有被夺舍,也没有被上古人类取代,完全是百分之百的自我意志。为何会背叛大乾帝国,为何会背叛沈浪陛下,为何会背叛……你们?”
  所有人静静无声,等待左辞的自我剖析。
  “是因为荣华富贵吗?不是的,姜离没有答应册封我任何官职。”
  “是因为强大的能量吗?更不是的,姜离连地狱晶体都没有给我。”
  “是因为苟且偷生吗?不,我甚至已经没有打算活下去。”
  “我为何背叛大乾帝国,为何愿意成为姜离的伪装者?只为了一个原因,在姜离拯救世界的时候,他的飞船会有你们的位置,会有天涯海阁的一千个位置。”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泪水再也忍不住涌了出来。哪怕以宁寒的心志,也完全忍不住,直接泪流满面。
  “我不需要,我不需要……”祝红雪大吼道:“哪怕粉身碎骨,我也要战斗到底。”
  左辞望向了祝红雪道:“我无儿无女,你和宁寒就是我的儿女。生存的希望,你们可以不要,但我不能不给。我无颜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勇敢地活下去,哪怕很屈辱。”
  祝红雪咬牙出血道:“沈浪陛下已经归来了啊,我们不是毫无希望的,为何在这个时候您崩溃了呢?投降了呢?认输了呢?”
  左辞凄凉笑道:“红雪,我也曾经和你一样,内心充满了希望,走遍天涯海角,想要找到拯救世界的希望,击败姜离的希望。我走遍天涯海角,想要找到沈浪陛下。一年,三年,十年,二十年……甚至我一次又一次冒险地进入了姜离帝国的境内。你知道姜离对我做了什么吗?”
  所有人摇头。
  姜离折磨左辞了?把他抓起来,进行灵魂镇压,精神折磨了?
  “不,他完全没有折磨我,甚至我一次又一次挑衅他,我甚至前往北极,甚至在很近的距离观察他的北极宫殿,他都没有理会我。他就这么静静地让我到处冒险,到处观察这个世界,让我彻底了解这个世界的真相,最残忍的真相,他让我自己去体会这种绝望。”
  “这个世界已经完了,九十年后就会再一次发生上古大涅灭。靠着浪漫的情怀,靠着美好的情感,拯救不了这个世界。”
  “沈浪陛下很好,他有敬畏,永远都保持自己的个性,对天下万民有最纯粹的感情。他的那句话,真是打动了无数人,天下无仇,不忘初心。为了这个目标,他什么都可以不要,连皇位都弃之如鄙履。我真的很羡慕他,很崇拜他。”
  “但是姜离说得对,沈浪陛下太天真了,拯救世界不是请客吃饭,一定会有牺牲,而且是最可怕,最冷酷的牺牲。甚至没有赞美,没有歌颂,只有无穷无尽的绝望和冰冷。”
  “天若有情天亦老!当一个人被情感牵绊的时候,就不能绝顶的强大。就比如我,今天就显得如此丑陋。”
  “这个世界,已经不能靠人来救,而时候要依靠神。然而神是彻底无情的,他可以冷淡地面对任何人的死亡,哪怕是他自己。沈浪陛下情感太丰富了,太人类了,他拯救不了这个世界的,唯独姜离才有一线希望。”
  “情感上,我完全站在沈浪陛下一方。但是……最终我选择姜离,我觉得他,才有挽救这个世界的希望。”
  “我的话说完了,我是罪人,我成为了姜离的走狗,现在你们可以取走我的性命了。当然如果你们不来取,我自己也会取走自己的性命。”
  说吧,左辞直接跪了下去,脑袋垂落下来,等着比人砍掉他的脖颈。
  没有人上前动手。
  左辞沙哑道:“为何不动手?难道要我自己杀掉自己吗?”
  依旧没有人动手。
  左辞道:“你们不要跟沈浪陛下学,不要那么热血,不要那么浪漫。漠京已经完了,它的控制中心已经被地狱晶体彻底污染了,已经失去所有的防御力,已经完全无法隐藏了。接下来姜离的黑暗大军会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可怕的严寒,还有无尽的黄沙,会在最短时间内淹没漠京,会彻底毁灭这个城市所有的生机。你们走吧,去姜帝国吧,未来大涅灭到来的时候,姜离的飞船会有你们一个位置。”
  整个过程中,左辞一直口口声声称呼沈浪陛下,对姜离却直呼其名。
  宁寒公主颤抖道:“老师,您带来那个假沈浪,就是为了故意让沈浪陛下证明自己,释放龙之感悟,激活漠京的控制中心,对吗?”
  左辞道:“对。”
  宁寒公主道:“您千方百计让我嫁给他,就是想要让他去和望天图腾对视,让他脑子瞬间空白,变成化石,这样您才能偷走他手腕上的地狱魂珠,才能污染漠京控制中心,彻底瘫痪整个漠京的能量核心对吗?”
  “对。”左辞苦笑道:“事实上,就算我不那么做,漠京也支撑不了多久了。整个万里大荒漠的大地能量就要枯竭了,很快漠京也要和其他地方一样,沦为黄沙,失去所有的生机。”
  “另外……在我原有的计划中,沈浪陛下和望天图腾对视大脑会瞬间空白,而且也会疯狂透支整个漠京大地的能量。但是他变成了化石,这点我……完全没有想到。”
  “还有一点,就算没有沈浪陛下的那颗地狱魂珠,我也能够瘫痪漠京的影壁能量控制中心。一旦它被激活,只要有一点点地狱晶体,就可以将整个控制中心污染。”
  所有人想到了,曾经沈浪陛下的那支龙之剑上镶嵌着地狱魂珠,是有地狱晶体能量的,尽管微乎其微。
  而最后见到假沈浪那支龙之剑,上面已经没有镶嵌地狱魂珠了。
  “我想,沈浪陛下手腕上的那颗地狱魂珠,应该要强大得多,效果也要好得多。”左辞道:“应该能在最短时间瘫痪漠京控制中心,这样我对姜离立下的功劳就大一些,未来天涯海阁在大涅灭中活下去的概率,能够上飞船的名额就多一些。或许吧……”
  宁寒公主道:“我注意到,沈浪陛下去和望天图腾对视的时候,您足足停顿了一分钟,才飞上去取走了沈浪陛下的地狱魂珠,为什么?”
  左辞道:“因为……我也在生死抉择,拼命挣扎。我也无数次告诉自己,或许沈浪陛下有希望拯救世界呢?但是我最终还是绝望了,他变成了化石,当然就算他没有变成化石,我也会走出一样的选择,因为……我真的看不到希望。”
  宁寒公主道:“你和姜离之间,有任何精神契约,纸面契约吗?”
  “完全没有。”左辞道:“仅仅只有一个口头契约,我若答应成为他的潜伏者,他就给天涯海阁一千个生存名额。”
  宁寒公主道:“沈浪陛下一直说,姜离是狡诈之神,我现在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夺舍,什么上古人类直接变成你的模样取而代之,那些都是最低级的手段。最高级的就是在人心上,灵魂上,精神上征服你。连我最敬爱的人,我视为父亲的人,也被彻底征服了。”
  祝柠道:“每一个人都有弱点,抓住敌人的弱点,将手段用到极致,你就能为所欲为,完全掌控他。”
  宁寒道:“姜离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缺点。因为没有情感,所以就没有弱点,而沈浪陛下全身都是弱点。”
  左辞道:“所以,沈浪陛下输定了,他完全没有希望的。姜离甚至都没有亲自出手,他们之间的第一场博弈,沈浪陛下就输了,而且输得毫无还手之力。”
  “输了也好,也好……”左辞惨笑道:“这样可以提前止损,提前绝望,提前认清这个世界的真相,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活下去,努力活下去,哪怕在屈辱也要活下去。”
  然后,左辞阁主目光望向宁寒公主道:“孩子,最终你还是嫁给了沈浪陛下了。这也算是了结了你心中的那段孽缘,如果你肚子里面有了沈浪陛下的孩子,那你就更加应该活下去了,或许你在姜离那边的分量也会更重一些,未来姜离的飞船上,更加会有你的一个位置。”
  外面,依旧寒风猛灌,黄沙乱飞。甚至仿佛都能够听到姜离帝国战争巨兽的咆哮。
  漠京仿佛真的要完了。整个防御系统彻底崩溃后,甚至不需要姜离大军来攻打,最多不超过一个月,整个漠京就会彻底死绝。
  大乾帝国最后的希望之地,人类最后的光明之地,要彻底完了。
  沈浪和姜离的第一场博弈,也好像要彻底输了,哪怕姜离根本就没有出场,哪怕这里完全是沈浪的主场。
  全场陷入了彻底的静寂。
  足足好一会儿,左辞道:“没有人杀我吗?没有人动手杀我吗?”
  依旧没有人动手。
  左辞道:“祝戎贤弟,你来动手。”
  祝戎不动,他没有勇气动手,而且也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动手。
  左辞道:“张召将军,你杀人无数,你来动手。”
  张召不动,猛地一拳砸向地面,血流如注。这些年来,他一直沉默寡言,这个世界一直璀璨他的精神,哪怕活下去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意志了。
  左辞阁主道:“你们都不愿意动手,那就是让我自己动手了?可以,可以……”
  他缓缓拔出了剑。
  “这个混蛋的世界,这个见鬼的世界,再见了,这个世界。”
  左辞悲声高呼,然后猛地就要切掉自己的脑袋。
  动作猛烈之极,仿佛不仅仅要砍掉自己脑地啊,甚至还要将自己翻身碎骨。他直接要让自己的躯体,彻底灰飞烟灭,因为他觉得自己丑陋可鄙。
  然而下一个瞬间。
  左辞的整个身体被定格了,完全一动不动。
  接着,一个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不,是两个身影!
  一个是实实在在的身体,从外面走进来的。而另外是一个灵魂光影,竟然是从影壁控制中心内走出来的,从那颗地狱魂珠走出来的。
  他的身体和灵魂光影不断接近,然后重合在一起,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人。
  这个人,竟然是沈浪。
  他,他刚才不是已经被变成化石了吗?
  他不是已经完蛋了吗?但此时看上去,他完全安然无恙啊。
  沈浪缓缓走到左辞的面前,轻轻叹息道:“我和姜离之间的斗争最终谁输谁赢,我不知道。但是这第一场博弈,我已经赢了。”
  沈浪挥了挥手。
  顿时,外面彻底风平浪静,所有的风沙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怕的严寒不是消退,而是直接消失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至于漫天黄沙,更仿佛只是一个虚影。还有直接冲入漠京的那几个黑影,长驱直入的那几个空中骑士,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紧接着,沈浪手轻轻抬起。
  那颗地狱魂珠从影壁一般的控制中心飞了出来,静静地躺在沈浪手心。
  仿佛刚才它入侵控制中心的那一幕,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仿佛漠京控制中心的瘫痪,也从来没有发生过。
  当然,确实没有发生过。
  一切,都是沈浪的计策。
  ……………………
  注:今天和朋友喝了不少,我酒量又渣,这一章真是咬紧牙关写出来的,但还比较满意。有月票的恩公请记得给我,糕点感恩戴德!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极品修士豪门天价宠:最强少奶奶(少奶奶超甜超强的)不死帝尊特战医王绝世邪神(邪御天娇)最强弃兵带着农场混异界轮回武典绝品毒医修罗天帝
史上最强赘婿 第651章:姜离陛下!我沈浪赢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