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绛色大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绛色大宋》第六四三节 示敌以弱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算了,李铁哥不想纠结这些了,只说道:“你的提议我回去与我大金使节团的人商量一下,过上几天给你答复,不过若是真好酒,你怎么也要分我一份,我就算拿回中都送礼都是值得的。”

“好说,这是明码标价,一手钱一手货的生意,以咱们的交情,送你一百瓶倒是可以,再多便不合适了。”

韩绛说的直白,李铁哥也不介意。

反正他们之间从宛城军差一点攻打了西京之后,李家就不敢和韩绛谈友谊层面的交情了,余下的就是纯利益的交情。

李铁哥离开鹤鸣楼回去找人商量这事。

刘过进来坐在李铁哥刚才坐过的位置上:“主君,还有犹豫?”

韩绛点了点头:“我懂你的意思,示敌以弱,但我怕金国会趁机南下,咱们琼崖钢坊的新铁甲想要凑齐三千副至少需要半年时间。夷南城的铁坊靠不住,他们眼下仅打造工具都忙的日夜不休。”

刘过说道:“主君忘记了舒州的铁匠?”

“没忘,他们有产量也在三个月之后了,咱们在宛城最多是几个修理军械的铁坊,绝对不可能有大规模生产用的铁坊。”

刘过替韩绛计算了一下:“主君,这事宋金两国谈,再由朝廷派人去宛城谈,这一来一回,最快也要两个月时间,慢的话需要三个月。咱们第一批铁甲五百副,肯定能在在一个月内运到宛城。”

韩绛也在算:“那么,空窗期便是三个月,从琼崖运输到宛城需要按二十天来计算时间,就怕窗期有变故。”

刘过非常自信:“不会,若是陆续往这边运,再运一些铁锭过去,最多一个月时间便可补齐。金国想打仗,也不可能金国皇帝一道圣旨就让西京与汴梁守军出兵,兵马粮草各种准备也是需要时间的。”

“拖。”韩绛只说了一个字。

刘过明白,韩绛不想有意外,所以再把宛城军与朝廷之间商讨的时间拖一拖,这样空窗期的时间就更短。

为了明年攻打京兆,此时宛城军示弱是绝对有必要的。

要尽一切可能性让金国放松警惕,为了这个大计划,那么必须的风险也是可以承受的。

刘过认可,拖可以用。

不过,刘过还是劝道:“主君,咱们办的事情原本风险就是巨大的,些许的风险是允许的。示敌是弱,是此时的上上策,等皓桁先生回来,我们商量安排临洮军在近期也有一败,或是数败,京兆是大局。”

“明白。”

韩绛是真的明白,记得战国的时候,秦国最后攻打赵国的一战,就玩过这一手。

秦军让赵军放松了警惕心,一战下邯郸。

看韩绛点头,刘过又说道:“想办法打开大宋对金国的茶叶禁售,这是一招妙棋。福建路多山,若大量种植茶树是一定需要销路的,咱们的销路见不得光,大宋对金国取消禁售,百姓们就一定会大量和茶,咱们收购便是。”

“恩。”韩绛原本就是这么想的。

刘过又问道:“主君,现在已经有了舒州的铁匠,那么对淮南西路是否还在意呢?”

韩绛托着下巴想了好一会:“这个,计划真的没有变化快,你不提我都把这事给忽视了,现在想一想,我认为还是不要的好。”

不要,韩绛是考虑过的。

淮南西路不能拿,那里的势力过于错综复杂。

刘过又准备说什么,却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得到韩绛允许之后门打开,一名韩家仆从进来急急说道:“少君,宫内急令,城内大素三日,请速速离开鹤鸣楼,以免有谏台的官员弹劾。”

韩绛连问都没问,和刘过一起快速的下楼,然后从后门离开了鹤鸣楼。

他们离开之后,鹤鸣楼内才有小吏来宣读告示。

离开鹤鸣楼一百多步,韩家的仆从这才解释:“少君,宫内传来消息,说张太贤妃亡故,所在临安城大素三日。”

韩绛有点不明白了:“张太贤妃!宫里有这么一个人吗?当年黄贵妃是被当今太娘娘害死的,其余的有身份的都被逼着出了宫,怎么可能有太妃。”

那仆从回答:“少君,我听闻这只是一个借口,死的只是一个孝宗的一个寻常美人罢了,这级别不可能全城禁止饮酒、曲乐。但其余的小的也不知道,这是主君紧急派人出宫传的话,所以小的不敢怠慢。”

韩绛认可。

既然是老爹韩侂胄传的话,肯定是有理由的。

刘过说道:“我猜,是金国人搞的鬼,咱们没办法不应,所以把一个侍候过先帝的寻常宫妃捧到了妃位,再给予太妃的葬礼级别。”

“不管什么原因,先回家。”

“主君说的对,先回家。还有一事,门下就直接吩咐了。”刘过寻求韩绛的同意后,直接就对身边人吩咐:“传我的话,再发三次急令,追加命令,让舒州城签约的所有的铁匠,不允许靠近临安城,全速南下,如没必要不允许靠岸。”

“得令。”

原本就下过命令,舒州出来的铁匠以及二等以上工匠,除了极少数就是宛城自已招募的之外,其余的全部坐船南下。

从舒州出来往两渐来,是一定要坐船的。

所以,上船不会引起人的怀疑。

寻常的人也分不清什么是海船,什么是江船,这个时代只有专业的船匠和经常跑船的人能够分得清。

虽然下过命令,可刘过就怕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故,所以再连续三次追加了命令。

韩绛回到韩府的时候韩安回来了。

韩安见到韩绛,欠身一礼:“少君,朱熹死了。金国赐封了大国师、儒家宗师等许多称号,主群与公都猜测朱熹封圣之事怕已经提上了日程。金国要求咱们大宋为金国大国师执国殇大礼,这自然是不能答应了,所以退一步。”

韩绛明白了,捧起一个寻常的孝宗时代的下等宫妃成为太妃,也就是找一个借口让临安进入国殇状态。

这事可以理解。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