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绛色大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绛色大宋》第六四零节 叛国之寺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身为高阶武将的王顺感觉自已看到一些影子,这些作战的方式与套路中,他有熟悉的感觉。

总之,一句话。

宛城军的可怕远远超出了朝廷那些人的想像。

事实上,宛城军更可怕。

就在许堪去派人抓勾押官魏奉的时候,宛城军却在舒州外展示了一次他们的所谓新武器,大号火鸦。

这东西就是临时为舒州制造的。

够亮,够响,够华丽。

除了没有什么威力之外,一切都很完美。

这一下,舒州的百姓感觉到怕了。

而这时,牙行出现了。

舒州城内,至少有十家牙行在街上摆摊子,至少四百多人开始疯狂的拉人。

“这位小哥,走过路过看一眼,咱诚信牙行声誉一流,现招募铁匠,上匠每月给发十石大米,外加钱两万,布五匹,盐三斤。”

被挡的人没走几步,又一个人拦下了他:“这位小哥,来来看我这里,我们是非常有信用牙行,咱们边铁匠大匠直接给钱,一个月至少一筐,来看看。”

挡了两三次,这位退了回来问了:“你说,一筐是多大一筐?”

“只要你能背着走出领钱的屋,二十步,你能编多大的筐,就给你装多大筐的钱。这一项,可以写在契约里。有衙门的印,有官方的备书,还有,愿意去的,先给安家费,就按一筐背。干不干。”

“干了。”

这边牙行的伙计立即就拿出一份契约:“按手印,先说好了筐要自已编,省得说别人编的筐小了,或是不结实什么的。”

这工钱发的。

其他牙行的人一看,这不要脸的作法坏行情,骂了几句,然后就是一场混战。

这是韩绛的意思,韩侂胄下的命令,史达祖支的黑招,韩绛手上最滑头最能说的花二亲自领队,花二可是给韩绛下过军令状的,舒州无论有多少匠人,弄不走七成以上,回来临安不要工钱,白干半年以示惩罚。

舒州城有点乱,再加上宛城军施压,牙行打架抢人的事情,舒州衙门还没有放在心上呢。

就这样,舒州城乱了几天后。

再说舒州衙门。

魏奉给抓到了,他早就收拾好行装正在想办法逃出舒州城。

可惜,西边宛城军压着,南边与东边宛城军的水师,还有淮南西路的水师把水路压住,北边是来自庐州的淮南西路主力军团。

想走,不容易。

好几天了,他东躲西藏也没有逃出舒州城。

现在被抓了。

身为文官,不能上刑,就算有用刑也要送到临安由刑部主审,地方官员没有审问其余的官员的权力。

但,王顺有办法。

王顺长呼短叹:“我是小人物,一个小小的武官罢了,我给官家写疏估计官家看已经在几个月之后了。可是我怕,所以你不说也行,我只好把你送到宛城军那里,相信他们会请你喝酒的。”

魏奉有点紧张了。

这时,黄吉选跑了进来:“转运使,我舒州有大麻烦了。”

许堪问:“什么麻烦会比宛城军不再承认招安更严重?”

黄吉选说道:“转运使去听听,牙行的人这两天不断的加价,一个小工,桑田的小工一个月都给到八千个钱,一位经验丰富的老桑农,给到了月五万个钱,而且还再给婢女两人,仆一人,屋三间。”

“呼,铁匠的大匠,比这个高一倍。”

许堪意识到有麻烦了,但大宋律法有规矩,不限制人口流动,同时不允许有奴,所有的工匠和主家都是契约制的,违契赔钱,只要赔钱就可以随时离开。

有人出高价挖人,这事还真的没办法用官府的手段去拦。

可结果却是可怕的。

这样搞下去舒州城必然会沦为三流小城。

许堪叹了一口气,先解决眼下的事情吧。许堪问魏奉:“你最好告诉本官,是谁在背后指使,还有谁参与。”

“是,是空阅大师。”

“什么?”

“确实是,还有其他许多人,我说,我全说。别把我交给宛城军。”

魏奉交待了,这个局布置了很久,从宛城军开始要求朝廷给三百万军费,并且初步确定在舒州收钱之后,这事就开始布局。

光是准备那两个一模一样的院子,因为选择要走让人容易转晕的小巷,所以就找了很久,然后许多寺里的巧匠又忙了许多天,也花了不少的本钱。

许堪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

许堪说道:“走,去找空阅大师谈谈。”

许堪还想着谈呢,游九功那边看到舒州这边已经超过八成的铁匠都被挖走,已经开始行动了。

五百宛城军的精锐士兵包围了山谷寺。

寺中僧兵摆开架势护寺,一名穿着红色僧袍的中年僧人走了出来,喊了一声佛号,准备询问之时,却见一百个弹弓将一百枚霹雳雷给投出去。

瞬间,僧兵倒下大半。

孟廖的部下已经拿起弩来,根本就不谈,直接射杀。

“你,你,你们,这是佛门圣地。”

孟廖接到的命令是,拿回属于宛城军的钱,一文也不能少。而后,剿匪所得收益入库,用做给这次宛城军出兵的部队发奖励。

宛城军给这一处定义的是,盗匪山寨。

宛城军精锐野战部队攻打一个寺庙,纵然这庙中有许多剃了光头放下屠刀的恶匪,在精锐的宛城士兵面前,也只有跪地求饶的份。

“大胆……”这是空阅大师唯一能喊出的话。

许堪到。

他只是想问问,空阅大师为什么要设这个局,为什么要拿走朝廷给宛城军的这三百万贯军费。

他没有带兵马,只带了随从几人。

许堪到了。

山谷寺所有的活着的人都已经被摆到了大殿之内,全部绑着跪在地上。

大殿之内摆着无数的金银珠宝。

游九功这时感慨了一句:“我,我错了。推算错误。这些僧人拿了我们的银子并不是图财,他们纯粹只是想讨好金国,破坏朝廷对宛城军的招安。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在替嵩山出气。”

许堪急了,冲上前来:“这,这里可是有太宗手书的,还有章献太后为仁宗建的寿塔,还,还有当今太上皇御赐的封册。”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