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绛色大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绛色大宋》第六三九节 要哭了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要说这山谷寺来头有多大。

赵范回答:“非常大,先不说这是三祖、四祖在这里修行过,本朝太宗得到在这里挖出一块大僧的圣祚绵远石刻,特意给赐宝、赐名。而后章献太后为仁宗增寿,选了这里为道场,还特赐了佛牙余利,并出巨资建了寿宝塔。”

赵范说的很多,孟廖听到后面就没兴趣了。

不过他却是懂了,这寺来头很大,除了本身够厉害之外,还被皇家护着。

陈赅说道:“他们有理由搞这次的事情,而且你们去查一下,咱们那几个背叛的人肯定与嵩山有很深的关系。”

赵范依旧不明白:“请先生解惑。”

陈赅想了想后说道:“为讨好金国,而求得一个身份吧。金国尚佛,其僧人承袭辽制,这些年来一直执行僧官制度,僧官的身份地位极高,最高称为国师,四京设僧录、僧正,列郡、各县都有僧官设置。”

赵范读书不少,却没有听说这些。

陈赅确实是懂,他接着讲:“僧官拥有大量的财富,而且也有地位,最生果是有名声。什么大师、大师之类的有金卷的赐封很受用。这几年来金国当朝皇帝因为国库空虚,开始秘授僧官们开始公卖度牒、紫衣、师号和寺院名额的措施。表面上呢,奉锦绮大僧伽衣,内宫贵戚罗拜,各施珍品,并为建普度法会,以表示对佛教的尊崇。”

赵范听的都呆了。

陈赅算了算:“他们偷走这笔钱,好处非常多。首先破坏了朝廷对宛城的招安,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功劳。若再次引发朝廷与宛城军开战,胜负不重要,只要开战,又是一个大功。而后,得到的钱财用来买紫衣、师号,许多人北上之后,至少也是一个什么什么大师的金国官方法号,这个值。”

赵范实在太年轻了,他完全想不到还能这样。

游九功这时说道:“在金中都,各大寺随便那一家都有良田万亩,钱数亿。最差的一个寺也有僮仆不少于五百人。”

“这,这不可能,寺里怎么还要仆僮呢?”

孟廖突然大笑:“哈,哈哈哈。”

赵范整个人都是懵的。

游九功语气很平淡:“多读书,多行路,这些事情你才会看的更透。在金国太上皇时代,还有一种名为二税户的,这些人其实就是将平民户籍划归寺里,一半的赋税直接交给了寺里,当年金国皇帝用了许多年只是解决了大半,也没有完全清除二税户的存在。”

对于年轻的赵范而言,这当真是颠覆认知,颠覆三观的。

给赵范解释完后游九功对孟廖说道:“发动一下绿林的人脉,盯住山谷寺,别让他们把银子再转移了。”

孟廖问:“我去找几个梁上君子?”

“不。不可。”游九功拒绝了孟廖的这个提议:“莫小看这些地方,有几个梁上君子的祖师爷也是常事,守在四周便好,若暗中守不住就明着守,先把主君吩咐的事情办完了,再慢慢的调理他们。”

韩绛吩咐的是什么事。

就是抢人。

次日,天亮之后。

舒州城内,宛城军的摆出了全城搜查的架势,舒州知府黄吉选那怕是草包一个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一个被招安的匪军要强搜舒州,朝廷还要不要脸面了。

城外,宛城军拔营,已经推进到舒州城下三里外,与舒州守军可以说刀尖都碰到鼻子的距离。

舒州知府衙门内,杨冯山被堵在屋角,许堪黑着脸问话:“你最好实话实说,事发的前一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原本选的城西的酒楼送饮食,是你临时让改到了城东那家,这事闹大了,你背后的人保不住你。”

“真,真不是我。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杨冯山吓的已经快哭了。

毕竟也是臣子,在没有实际的证据之间,审问是不可能的。

许堪也只是借官威去吓唬了一下杨冯山。

可另有一人就不是吓唬了,提起杨冯山照肚子上就是一套组合拳,然后扔下狠话:“若是对宛城军的招安废除,这一仗就一定要打,本将会杀你祭旗。”

说话的人还真有这个底气。

他守淮南西路多年,他父亲叫王德,长兄叫王琪,都是与金军死战的骁勇之将。

王顺,虽比不上父兄,却敢是一员勇将。

往前推几十年,当年的刘锜都要对王德执弟礼,韩世忠都要称赞一声勇武过人。

杨冯山这次是真怕了,他不怕摊上事,是怕面前这个不讲理的人弄死他,眼看拳头又来了,这才赶紧说道:“勾押官魏奉。”

这名字一报出来,许堪就说道:“原史太师的门生。很好,很好。”

不用吩咐,立即就有人去拿人。

许堪对王顺说道:“那怕此时没有证据,本官一口咬死这是宛城军自已的过失,但真相必须查明,也好有个回旋的余地。若说翻脸,我不敢,但我估算宛城军也不敢轻易翻脸,否则之前就不会作出主动退出鄂州之举。”

王顺却说道:“许转运使,宛城军比你想像中的可怕,我军中怕都有宛城军的细作,甚至于有些武官都作好了投宛城军的准备,我是一个粗人,连我都能看出来游九功并非宛城军真正的主脑,你呢。”

好一句,你呢。

许堪也明白。

宛城军不可能让最顶尖的人物出来与朝廷会员,更不会亲自到舒州来。

许堪认可王顺的话:“将军说的没错,纵观宛城内的军、政两务,难道不是……”许堪没说下去。

王顺明白,这话不能说,也不敢说。

宛城军的体制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政务系统,比起大宋现在的州府各衙门更高效,更廉政,而且受百姓爱戴。

再说军,宛城军的战斗方式很明显,源自宋军,却超出宋军。

宛城军的士兵个个敢战,悍不畏死。宛城军的武官身穿明光铠,身先士卒,太多的勇将,不仅如此,宛城军还有真正的名将为帅。

这名将是谁?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