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绛色大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绛色大宋》第六三七节 我即真理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太阳照耀之下的天下。

这小小竹筒所隐藏的技术有这么强吗?

钱歆瑶表示不相信。

韩绛嘴角上挑,轻轻一笑:“娘子,你可以想像一下,一百万石的纯钢巨舰,上面排满了澡盆子那么粗的火炮,一炮可以打到五十里之外,这巨舰的速度每个时辰能跑二百里,你感觉这船怎么样?”

钱歆瑶小拳头一握:“那么,我即真理!”

韩绛惊呆了。

完全惊呆了。

韩绛知道,自已把自已的老婆教坏了。

自已的这老婆已经完全走到了信奉口径即正义、射程即真理的信仰上了。

韩绛正在发呆的时候,钱歆瑶双手捏着韩绛的脖子用力的摇着:“绛郎、绛郎,你赶紧安排人用木头给我造一条你说的那船,摆着让我看。”

这个,合适吗?

韩绛赶紧拒绝:“现在三更天了。”

“好吧,明天造,安排人用香木雕出来一条,有个样子就好。”钱歆瑶相信韩绛既然能说出来,就一定见到过。

其余的事情不想打听,反正自已要看看,这种真理长什么样。

好吧,雕一条。

对于韩府的木匠来说,这活不要太容易,你连雕花都不要,几十根圆柱不难,咱有木车床,随便就能整出一根漂亮的小柱子来。

次日,午餐钱歆瑶都没有心情吃。

是几个嬷嬷你一句好一句劝着大娘子要爱惜身体,这还没出月子呢,要多吃之类的话,钱歆瑶是半口都不想吃。她的惦记着那船呢。

话说工匠们很懵。

一匠头问:“少君,这船无帆,怎么跑。”

一大匠问:“少君,这船也没有轮,怎么跑?”

韩绛还能说什么:“这不是船,就是摆着好玩的,看着有趣就行。你们就当是制作了一个小木船在水里飘了飘那种就行。”

好吧,船体实内的,炮台是榫接的,太复杂的韩绛也记不得,大概有个样子就行。

本身就是糊弄钱歆瑶的。

可事实上,钱歆瑶可不好糊弄。

韩绛当晚又没去别人的屋,要解释这种船为什么能浮在水上,要解释推动船的动力在何处。钱歆瑶这个好奇宝宝也是太久没见韩绛了,今天又可以问个够。

一个伟大的计划在钱歆瑶脑袋里产生了。

就一百万石精钢,就造这么一条船,然后金国一定挡不住这船。

虽然钱歆瑶并没有搞清,这一百万石精钢韩绛这边的钢坊要许多年才能存够,更不清楚这样的船根本进不了运河,也不可能开到金中都的护城河里去。

不重要,重要的是,钱歆瑶比划了一下澡盆那么粗的口径,她已经确信这就是真理。

好奇宝宝进入了疯狂提问时间。

舒州。

宛城军确实兵临城下,摆足了攻城的架势,北边有淮南西路各军,南边有江南东路水师停在江南了。

舒州城内,来自临安的刑部判案高手,还有淮南西路的捕快,以及宛城这边的一队马。

韩绛的提醒宛城军的陈赅已经接到,并且作了一定的调查。

赵范带人找到了一个院子,门前的树此时刚刚枯死。

“没有内贼,这事不可能办到,事实上,这事极简单。”陈赅已经搞清楚的一切,他推理出全部的过程。

“这里有两个完全相同的院落,后一个是临时改建的,门前的树都是找一个一棵相似的挖了过来临时种上,这几天时间过去,这临时种的树已经枯死。其余的不用我说了吧。”

确实不用了。

在场的除了少数脑袋实在不好用的人之外,其余的都能明白。

这真是玩出一出非常巧妙的障眼法。

两个院落并不在一处,还相隔了一条街。送来的饮食是从舒州的酒楼订的,连同许多酒坛子要拉上好几车。

而半道上车轴坏了,请宛城军当时在这边的人去帮手搬过来。

前前后后,也就是一柱香时间。

并没有人把钱箱搬走或是调换,只是利用这街的几条小巷让宛城军的人走错了院子,一个一模一样的院子。

来自淮南西路的一位资深捕头上前:“小的敢问一句,这事内贼是谁,宛城军留在院中的人何在,前来送饮食的人何在?都跑了,是谁能同时在两边都安插人呢?小的不解,这事小的也不敢说是谁搞了鬼。”

这话说的不好听了,意思是宛城军可能作了这个局,贼喊捉贼。

陈赅都没有开口,打了一个眼色,赵范上前:“敢问,这个院落前些天有何人入住。”

有舒州的小吏站了出来:“在十天前,这院子挂了白,请了和尚前来作法事。”

赵范再问:“那里的和尚?和尚那一天离开?走的时候,可是队伍很长,可运有什么物品。”

“有,和尚不少,却只有两辆板车,上面是布施的一些粮食,还有油。没有箱子。而且也是在你们来到舒州之前一天就离开的。”

赵范第三问:“可有人夜间搬运,这可不是小数目。仅说六十万两银子,每只银箱最多装二百斤,加上那些金子,至少二百只箱子。而这个院子虽然一模一样,却没有找到半点赃物,运这些箱子,加上铜钱,丝帛,没有一百架马车跑一次,是运不完的。当真夜巡的没有见到半点动静?”

舒州的小吏怼的很硬:“没有,这一切也只是你们的猜测,小的没有听说谁半夜用马车运输,也没有许多人走动过。”

赵范气的不轻,他知道若没有舒州这边的官府暗中帮助,这么多钱箱根本就不可能运走。

许堪,就是许杰的四叔公,身为淮南西路运转使,此时站了出来:“不要急,这案在查。宛城军在查舒州,那么舒州也可以查一查码头,虽然说宛城军的船没有离开,但后来又来了这么多人,这么多船,几百只箱子还是能藏的住的。”

赵范年轻,真的急了。

游九功上前一拱手:“许转运使说的好,那咱们便慢慢查,我宛城军四万大军的吃喝,有劳了。你淮南西路庐州所属各军,管好自已的部下,若有一人越线,那么招安之事便当从来没有发生过,我宛城军一定会来淮南西路讨一个说法的。”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