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绛色大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绛色大宋》第六三五节 障眼法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韩绛提议,宛城军兵压舒州,给舒州百姓造成恐慌。

这提议什么意思。

韩侂胄一脸疑惑的看着韩绛。

韩绛轻轻的拍了拍脸,长吐一口气:“然后,招铁匠。工钱按舒州之前行钱的三倍起,最高往十倍加。”

韩侂胄摇了摇头。

韩绛以为老爹反对,正准备解释这事的用意之时,韩侂胄说道:“招一切工匠,那怕是泥匠也是有用的。”

至于泥匠值不值十倍工钱,这要怎么看了。

南海紧急修一处军港的时候,泥匠的价值就变的巨大无比了。

韩侂胄又摆了一下手:“舒州的事情,你的意见为父收到了,回自已的院子去作你现在应该作的事情。”

韩绛欠身一礼:“是,爹爹。”

什么是韩绛应该要作的事情。

韩家大娘子给韩家生了嫡长孙,这多大的事情,虽然韩绛离开一月有余有充足的理由,但此时,韩绛是应该在家,尽到一家之主的责任的。

韩绛也明白,若不是舒州的事情非常重要,韩绛也不会先到书房的。

韩府东院,韩绛的屋在这里。

韩绛先回正屋,连坐都没有坐下,钱歆瑶就说道:“先去影和彩那边看看吧,然后再回来。”

这是大妇的大度吗?

至少在一刻钟前进屋的曹若慕是这么想的。

钱歆瑶不让韩绛在场,因为她有些话要和曹家姐妹讲。

韩绛出了钱歆瑶的院子,不远就是影和彩两的小院。

韩绛进了影的院子,听闻影在旁边彩的院落内,便退出往彩的院子进。

当韩绛走到彩的院子门口的时候,出现了一种错觉,自已刚出走出院子了吗?

后退,远离,然后往右二十步看看这道门洞,再往左二十步看看另一道门洞,完全一模一样的布置,石桌、防火的水缸,然后是一个花架,接下来是石板小路。

有了。

韩绛转身就往外走,很快就回到了韩侂胄的书房。

“爹爹,我知道钱是怎么没有的。”

韩侂胄回头看了一眼韩绛,没说话,那意思是你继续说。

韩绛说道:“两个完全一模一样的院子,另一个院子事先就准备好了假箱子,只需要把人骗离原先的院子,再回去的时候进另一个院子,这肯定是事先就布置好的。”

韩侂胄摆了摆手,示意韩绛可以离开。

韩绛施礼退离。

留正说道:“以前,有江湖术士用两个完全一样的盒子骗人,想来是这个道理。”

韩侂胄说道:“什么手段拿走钱根本不重要,或许能解开这件事情背后是谁作下的,眼下这事最难的是怎么样不让朝廷与宛城都有麻烦。宛城军接受招安是必须要进行的。”

留正也明白这个道理:“那么,是有人偷钱,还是有人想破坏招安。”

“后者。”韩侂胄认定了是有想破坏这事。

留正表示支持。

留正说道:“找到钱,几十颗人头这事也是一种解决的办法。就怕背后有金国。”

韩侂胄很严肃的点了点头:“确实,金国才是大麻烦。”

京镗在旁说道:“金国特使最多还有八天就会到临安,最多。”京镗将最多强调了两次,在他心中金国特使到临安才是最大的麻烦事。

金国压制大宋已经让他有心理阴影了。

韩绛从韩侂胄书房出来,去了彩的院子。

韩绛刚刚坐下,影这个毒舌就没客气:“大娘子正在教训曹家两位,和咱们主君出去了一个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同房,反而大包小包带回来许多私房钱,这还是作妾的吗?话说,是谁坏了规矩呢?是主君,还是她们。”

韩绛弱弱的问了一句:“教训,没这个必要吗?”

影没好气的怼了回去:“要不,等会主君看看,她们小腿上可是有小竹板过的痕迹。要么,亲自给她们涂占药?”

彩伸手一挡:“影,闭嘴。”

彩对韩绛说道:“主君,南下可是不顺心?”

韩绛懂彩的意思:“没有,总感觉她们是陌生人,没有一点家里人的亲近感。”

这么说影倒是能够理解,影靠在软椅上劝慰了一句:“时间久了便好了,你是对她们有戒心才对。只是,若没有同房过,这事挺麻烦的。传到曹家去,曹家还以为你有别的什么想法,说轻点你对人不满意,说重点,你依旧对曹家不是完全信得过。”

韩绛反问:“有必要这么复杂吗?”

影没有回答,挥手示意婢女们退离,然后才说道:“给你说件事,这事大娘子还不知道,因为眼下还没出月子,大娘养身子的日子经不起这些杂事的惊扰,但这事不小。”

“不小?”

影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之前你说过,大娘娘活不过三十六,之前我们姐妹都去诊过脉,不相信你的说法,可最近却不同了,没有人劝得住,如果有意外就是这两年。”

韩绛脸色微变,他内心紧张的不是历史不可改变,而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宫内应该在自已的掌握之中才对。

影继续说道:“本家姐姐前段时间入宫,定期给后宫有身份的人检查,回来后本家姐姐告诉我,大娘娘用了猛药,这药传自隋宫,这不是用于调理的方子,只是纯粹增加受孕的药。”

韩绛大概能懂,就是中药激素之类的东西。

彩在旁补充了一句:“大娘娘身体极虚,她已经有生过一个孩子夭折、小产过一次。今年已经三十三岁,虽然年龄不算大,可身子太虚。”

为什么当今皇后这么急,韩绛也能够理解。

当今皇帝无子,宗室动脑筋想送个孩子入宫成为继子,为了韩家,为了自已,韩青衣想拼一把,当然她也是真的想要有一个孩子。

这事,不好劝。

也是韩绛掌控后宫眼线,却也无能为力的事情。

韩绛问:“上次的事件,也不知道有没有查出结果来。”

韩绛说的没头没尾,影却知道:“是说阎美人送出来那个小产的吧?”

“是。”

影摇了摇头:“这事,主君别插手了,完全与韩家无关的事情,别粘上麻烦。这事,要往前算了,不是当今官家这后宫的事情。若真想往深查,主君只要调六尚宫中的至少两人秘密回来,寻常人查这事手段不够。”

《绛色大宋》来源: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