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鉴宝黄金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鉴宝黄金瞳》第一章祖传鉴宝秘籍今日解封 1/1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云娃子,我们王家祖上可是出过古玩鉴赏大家的!”

“云娃子,就选古玩鉴定与修复专业,这本祖传的鉴宝秘籍你收好,以后有大用…”

王云站在窗前,眼前闪过往昔父亲叮嘱的一幕幕。

“爹!我这辈子就是被你的固执给害了!”

望着破手机上医院通知缴费的信息,五万块的巨额数字让王云狠狠地捶着窗框。

三年了!

从毕业到工作,王云始终在坚守在古玩行当,其他同学早就改行,纷纷月入破万了。

哪怕不挣钱,他还是在努力坚守,坚守着父亲的梦。

可这次他真的无法坚守了,妹妹高中正值花钱,母亲的病又严重了。

高额的住院费瞬间抽干了这个本就不殷实的家庭。

“呼…”

“二狗,你们工地还差人不!…”

王云长吸一口气,给发小打了个电话。

现在王云想到唯一能多挣点钱的,也只有工地了。

一夜无眠。

翌日清晨,王云早早便来到了上班的古玩店。

古玩店,工资一年一发,平时每月都是预支点生活费,其余都存在老板那里。

这种发工资模式有利有弊,利在能最大程度防止年轻人乱花钱。

弊在一旦老板卷钱跑路,不认账,一切都完蛋。

王云算了算,自己今年还有接近两万块没有结,到时候先把这钱交医院再想想办法,应该问题不大。

“廖老板,我想把工资结了!”

王云声音很轻,姿态放得很低。

“啥?你还敢跟我提工资?谁给你的勇气!你前两天才收了个假货,给我带来多少损失?”

廖老板一听工资,就像炸了毛的猫。

“我没让你倒赔钱都是对你的怜悯了,还敢跟我提工资!”

“老板,那假货是廖俊收的!”

王云眉头一皱,事情得回到两天前,“当时我明明劝了他,说那青花瓷瓶釉色作假痕迹重,他偏不信,非要收下,还威胁我让我别瞎指挥,最后上了当,怎么能怪到我头上?你不能因为他是你侄子就……”

“哼!”

廖老板冷哼,眼睛瞪得如铜铃。

扭头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怒道:“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赶紧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让我走可以,你得先把那些工资……”

“就你这样,还好意思要工资?全部没收!”

“你!”

“我?我怎么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看着眼前的王云,廖老板满脸得意,眼神中带着不屑。

小子,敢跟我斗?

你还嫩了点!

“还有那个什么,走之前记得把实习费都缴清了,一共九千,少一个子,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下可好,实习不但没有工资,反而还要交实习费。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

一直容忍,王云终于忍无可忍了,上前两步,恶狠狠地盯着廖老板。

“你真当我不知道?什么假不假的,这一切都是你和廖俊剩下的圈套,就想独吞我的工资!”

平时,王云向来彬彬有礼,说话从不跟人家脸红。

可现在,实在没有办法了!

兔子急还咬人呢。

“这两万五是我给我妈救命用的,你但凡还有点人性,就赶紧把钱给我拿出来!”

“你……你是想造反不成?”

王云突然变得这么有种,廖老板也被吓了一跳,足足愣了几秒才回过头来。

“给老子滚开!”

反手一拳打出,正好砸在王云的左脸上。

一时间,王云直接头晕目眩,失去平衡,朝一边倒去。

一直退了好几步,才勉强停稳脚步。

为了省钱,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正常吃东西了。

吃了上顿没下顿,哪还有力气去扛廖老板这一拳?

如此,廖老板更加心喜,张牙舞爪就冲了上来。

“我还以为你有多狠,就你这样也想来要工资?”

“我呸!”

等等几分钟,左一拳右一拳,左一脚又一腿,王云被打得鼻青脸肿。

鼻血横飞,毫无还手之力,全身瘫软,朝着地面倒去。

啪。

以此同时,一本已经泛黄的书从王云的口袋里滑落,刚好落在廖老板跟前。

这本书,是当初父亲硬塞给他的,可以改变命运的秘籍。

“咦?这又是个什么东西?”

廖老板拖着那肥胖的身体,正喘着粗气。

弯腰捡起那破破烂烂的纸张,定睛一看,顿时爆发出杀猪般的笑声。

“鉴宝秘笈?你居然会相信这种东西?”

“到底是哪里买来的?连个生产地都没有,里面的东西合格了吗?哈哈哈…”

“就你这种傻逼,才会把这种破烂揣在兜里当宝贝!”

“啧啧啧,瞧瞧,书都被翻烂成这样了,恐怕一条狗都能变成鉴宝大师了吧,你呢,怎么还是像个傻子一样?”

廖老板越说越觉得过瘾,扬了扬手中的书。

“看看这年代感,你别说还真的像那么回事!”

“把它摆在店里,说不定还能糊弄一下,像你这种傻逼!”

王云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

可是多次的尝试,最终都失败了。

他现在双眼昏花,眼冒金星,看周边的事物都变得模糊。

一直看到廖老板手中的那本书,他才清醒过来。

“你…你赶紧把它还给我!”

虽然不知这书到底是什么秘籍,不过终究是父亲传下来的,哪怕是一张废纸,那也是他的传家宝!

王云的无力,让廖老板越发放肆。

“我如果就是不给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倒不是说廖老板看上了这本破烂,只是他看不惯王云的嘴脸。

“啊!”

王云也不知自己哪里还来得及,分不过身,朝着廖老板扑了过去。

如同野兽。

两人用扭打在一起。

就在两人打的不可开交时,廖俊走进店里,带着一帮猪朋狗友。

“舅舅,我带些朋友来店里玩……我擦,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难道看不出来吗?赶紧上来帮忙!”

那几人先是一愣,很快回过神来,冲上来帮忙。

“就这?也敢学人家打架,再回去练几年再说吧!”

“呵呵,这小身板,我一拳都怕你给打废了!”

“不自量力!你不是想还手吗?现在怎么不还了?刚才的嚣张去哪儿了?”

王云本就占下风。

这下可好,彻底沦为被打。

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的一干二净。

鲜血,顺着额头流到脸颊,手臂也沾满,就连衣服都被染红。

王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他觉得好累,再也没办法强撑着睁开双眼。

血液,碰到了那本残破的书籍,早已泛黄的纸张,竟然散发出淡淡微光。

很淡,以至于其他人都没有察觉。

王云被紫光包裹,仿佛进入了一个密闭空间。

一本金灿灿的书,缓缓打开。

尘封多年的秘密,终于要在这一刻揭开!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