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海贼之祸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海贼之祸害》第二章 基德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如果是魂穿之前,莫德能轻松抗下子弹。

但现在……

黑洞洞的枪口仿若高高悬在头顶上的死神镰刀,一旦落下,那将必死无疑。

“我没有恶意。”

迎着那枪口,没有任何思考余地,莫德飞快表明了立场。

那枪口探入门内就第一时间对准他,说明持枪之人在没推开门之前就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

在这种情况下,莫德除了表明自己是无害的,再无其他可选余地。

说到底,还是因为这具身体的现况无法支持他任何一种应对念头。

房门之外寂静无声,枪口森然不动。

数息后,房门外响起一道略微沙哑的女声:“站到我面前。”

“好。”

莫德毫不犹豫挪步到房门正前方,而那枪口紧随其后。

走到房门前方,莫德才看到站在门外的持枪之人。

是一个身穿粗布衣,体型单薄的少女。

少女留有一头精悍短发,脸上有三条如爪痕般从左边眉角斜落至右嘴角处的刀疤。

若非听到刚才沙哑的女声,第一眼估计会将对方当做男的。

“我没有恶意。”

莫德再次申明立场,之后缓缓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手无寸铁。

同时,他瞥了眼少女提在左手上的麻袋,眼皮轻轻抖了下。

相比于那纹丝不动的老练举枪动作,这麻袋的存在感令莫德更加不安。

桑妮盯着莫德的眼睛,淡淡道:“老实一点,如果我们想对你不利,你觉得你自己还有在这里说话的机会吗?”

稍稍警告了一下后,桑妮很利落地收起燧发枪。

她也知道莫德刚才的小动作更多是出自于自保心理。

不然的话,她早就扣下扳机,不带丝毫犹豫。

见情况并没有那么糟,莫德松了一口气。

“既然你已经醒了,那这个就不需要了。”

不等莫德作何反应,桑妮随手丢掉麻袋。

算上返程的时间,这家伙昏迷了整整七天。

按照索尔的意思,既然醒不过来,那就废物回收,好收回一部分花在莫德身上的医疗成本。

不曾想,这家伙却在最后关头醒了过来。

莫德看了一眼麻袋,嘴唇动了动,道:“如果我没醒,这麻袋……是用来装我的吗?

“对,如果你没醒,我会将你塞进麻袋卖到黑市,然后,你会被‘殡仪师’拆解成十几个零件,变成只要有钱就能买到的商品。”

桑妮露出森冷的笑容。

莫德默然不语。

拆解、零件、贩卖。

用词还算含蓄,大抵能听出是什么黑色产业。

还有先前的枪声,说明这个地方多半与安定扯不上半毛钱关系。

他看得出桑妮并不是在开玩笑,但也正如桑妮所说,如果要对他不利,那他哪还有醒来的机会。

换句话来说,尽管前景不明,但眼下至少还算安全。

只要处境不坏,那他就有利用猎人笔记发育起来的机会。

“我该怎么称呼你?”

莫德转而问起少女的名字。

桑妮缓缓眯起眼睛,扯着嘴角笑道:“你还挺冷静的嘛,叫我桑妮就行了,至于你的名字,我应该是知道的。”

莫德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却见桑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古铜色的怀表。

看到那既熟悉又陌生的怀表,莫德挑了挑眉。

那是他的东西。

不,准确来说,是前身的东西。

只是,在前身转移到捕奴船的时候,怀表应该已经被一个男人随手顺走。

现在,怀表却在桑妮的手中。

也就是说,袭击捕奴船的人,就是桑妮他们吗?

莫德默默想着。

没记错的话,那怀表内嵌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前身十六岁成年礼时所照的全身照。

在照片的右下角还有前身的亲手签名,也难怪桑妮会那样说。

另一张照片,是一家三口的全家照……嗯?

是三口之家还是四口之家来着?

脑袋再次刺痛起来。

莫德皱着眉头。

桑妮正低头看着怀表,没有看到莫德的神情。

“这怀表是你的,但它现在是我的‘战利品’,不过,鉴于我们以后可能会成为同事,那就勉为其难的物归原主了。”

说完,桑妮将怀表丢向莫德。

莫德接住怀表,忍着刺痛感打开表盖,露出里面已经停走的表盘,以及嵌在表盖内的两张照片。

视线从自己的全身照掠过,随之停在那张一家四口笑得分外灿烂的全家照上。

四个?

不是只有前身和前身的父母吗?

些许记忆突然间有了复苏的迹象,脑袋里的刺痛感更甚。

莫德快速合上表盖,沉默不语。

他很感谢这具身体为他带来新生,但也不愿意被残留下来的记忆所影响。

桑妮注意到莫德的异样,但没有深究的兴趣,提醒道:“作为过来人,我建议你销毁掉那张留有签名的照片,然后为自己取个别名。”

莫德抬眸看向桑妮,没有询问原因,道:“谢谢,我会好好考虑。”

桑妮点了点头,随之看了眼莫德额首上的染血绷带,不再多话,直奔主题。

“走,跟我去见索尔。”

莫德自然没有拒绝的资格,收好怀表后,老实跟着桑妮。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廊道,顺着楼梯来到一楼。

刚到一楼,廊道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像是木门被暴力踹开然后砸在墙壁上的声音。

桑妮闻声而停,莫德见状也停下脚步,看向走廊前方。

随着砸门的声响消失,一道跟公鸭嗓子似的苍老男声当即响起。

“基德,你个混账东西又踹我的店门,信不信老子抽了你的脚筋?”

“吵死了,钱我带来了,快把基努的枪拿出来。”

辨识度很是明显的桀骜男声顶了一句。

“滚蛋,老子就是把那枪拆了丢垃圾掩埋场也不会卖你。”

“哦,那你丢吧,反正我能找到。”

“滚!”

对话声从走廊前方传来,尽头处似乎是一间占地并不大的店面。

听着从前厅店面传来的对话声,桑妮颇为无奈的叹息一声。

那对话仍在继续,火药味愈演愈烈。

“跟上。”

桑妮加快了步伐。

莫德沉默跟上。

走廊不算长,两人很快来到前厅店铺。

没有时间去观察店铺的摆设和类别,莫德的注意力第一时间被那仿佛下一秒就会起冲突的老头和少年所吸引。

正如声线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一般无二,是一老一少。

莫德猜测那老头可能就是桑妮所说的索尔,至于另一个乖张少年应该是客人。

“嗯?”

莫德看了看少年那显眼的红色刺猬头,视线随之掠过少年佩戴在额前的护目镜,最后停在那略感熟悉的脸庞上。

记忆中与之关联的画面忽然纷沓而至。

“基德?”

莫德心头微跳,认出了那红发刺猬头少年的来历。

先前听到名字的时候,他还没有联想到这点,而现在看到真人后,他终于确定这里是海贼王的世界。

只是,相比于记忆深处的画面,眼前这个基德明显比较年轻和稚嫩。

莫德下意识就将基德暂定为猎物之一。

因为,猎人笔记的能力特性注定就是拿来针对原著中情报外露的角色。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