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登徒来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登徒来了》第68章 万夫莫敌(1)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小五驾车返回登府,在府门前迎接的只有凝儿、元儿和小六。

“夫人!”凝儿拉着元儿向小萄施礼,虽然她还没有过门,甚至算不上妾室,但心里早已将自己算作登家人。

“嗯。”小萄并不在意是否有人迎接,此刻她的心绪被登徒牵绊,尽管登徒宽慰说不会有事,但终究是进了刑部大牢,不免令人担忧。

“夫人,公子身在何处?”前日沈中清到府上搜查,登徒被朝廷通缉凝儿也已知晓,此次从封地归来不见登徒,凝儿心中同样颇为不安。

“去了刑部。”小萄不想多说,支吾的敷衍,叫上小五小六到书房共同商讨对策。

登徒被抓入刑部的消息很快传开,引得全府上下人心惶惶,不少府中的仆役窃取值钱物件变卖,其中也包括方儿。

“方儿,你要去哪里?”凝儿靠在西苑外的门墙后,见着院子中不少丫鬟抱着包裹趁夜色出逃,心中掠过些许哀愁,却没想到方儿也穿伴成丫鬟下人模样偷偷出府。

“姐……姐,我……”

“登公子为我们赎身,焚毁身契,将我们安置在这院子里,从未有过僭越,待我们姐妹……”

“姐姐,看清现实早做打算!”方儿打断凝儿的说教,盗取财物她是心有亏欠,但出逃她不认为有何不妥,“凝姐姐,登徒入狱,明日便要公审,登家完了,留在这里只会被牵连、被流放。”

“不管前路如何,我愿陪伴公子左右,生死相随。”凝儿也很清楚,登徒若被定罪,登府上下恐怕是无人幸免,但那又如何,既然自己已经认定这个人,不论将来富贵还是贫穷,都要跟着他走到最后。

“姐姐清醒点吧!我们就算烟花柳巷里卖笑的,谈什么真情……”

“住口!”凝儿一巴掌打在方儿脸上,五根红色的掌印在白皙的脸上异常显眼,“走,滚!永远别回来!”

凝儿声嘶力竭,从有记忆以来,从未如此吼过任何人。

方儿的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凝儿模糊的视线中,多年姐妹情谊到此终结,不论将来是否再见,彼此陌路,再无交集。

“姐姐!”元儿在门后目睹这一切,凝儿再也忍不住,抱住元儿任凭眼泪流出。

“姐姐元儿哪也不去,永远陪着姐姐……”

曾牛在城外寻了一辆老旧的马车,快马加鞭赶回薛家庄,此时的曾老汉风光无限,成为薛家庄十里八村最受欢迎和敬重的人。

“爹!”曾牛赶回家中,空无一人,周围寻了一大圈,也不见人影,“难道是去了庄里?”

曾牛驾着马车赶到薛家庄,府门紧闭,敲了半天也不见人,无奈翻墙而入,院内空无一人。心急如焚的曾牛顿时生出不详的想法,“难道那些刺客也……”

曾牛翻出院墙,刚好撞到前来看院的郭叔。

“什么人?”郭叔提着木棒喝道,

“郭叔是俺,啊牛!”

“曾牛呀!你不是随登大人去了都城,怎么还在这?”郭叔不解的问道。

“俺是来找俺爹的,没在家,就想着是不是到庄里来了。”曾牛解释道。

“你爹呀!他没在这,他一早就被接去王家村了。”郭叔笑呵呵的说道,脸上不自觉泛起羞红。

“王家村?俺爹在那无亲无故,谁接的俺爹?”曾牛不解的追问道。

“孙婆子呀!你爹好福气呦,王家村的蒋屠户听说你娘去了之后你爹就没在续弦,如今你们兄妹都有了着落,找上我们村王婆子,给你爹说亲。”郭叔说着漏出淫笑,口水顺着嘴角哗哗的流,“听说那蒋屠户家的姑娘还是黄花大姑娘呢!”

“多谢郭叔,俺还有事!”曾牛驾着马车直奔王家村。到了王家村,见人就问蒋屠户家在何处,兜兜转转好一会儿,终于找到。

蒋屠户在王家村算是大户,年轻时靠着宰杀牲口赚了不少钱,年纪大了回到故土,建了个院子,虽然已经多年不做杀生的活计,但村里村外还是习惯这么称呼他。

曾牛在门上敲了几下,老管家取下门栓,欠开一道缝隙,“你谁呀?”

“俺是来找俺爹的。”

“走错了门了,这是蒋家。”老管家懒着搭理,打算关门,曾牛怎会给他机会,稍稍用力,大门敞开。

“没错就是将家!”曾牛不经管家同意,跨过门槛,进了院子大声呼道:“爹!爹!我是啊牛!”

“闭嘴,休要胡言!”老管家跟着蒋劲走南闯北多年,深知蒋老爷不是贪恋美色之徒,怎会凭空冒出一个儿子。多半是见蒋家银粮多,想浑水摸鱼榨取一份。

“爹。俺是牛呀,快出来呀!”老管家使出全身力气跳起从背后捂住曾牛的嘴,可惜曾牛人高马大,随手一甩,便将老管家摔在一旁。

“什么人,竟敢在此造次!”院内家丁闻声赶来,见老管家躺在地上呻吟,抄起农具大喝到。

“快拦住他,莫要惊到府中的贵客。”老管家捂着腰半躺在地上指挥道。

“爹,快出来呀!大人要见你……”曾牛不顾众人阻拦,执意闯府,家丁见此,也不客气,挥舞着农具扑了上来。曾牛二话不说,在院中横冲直撞,不出五个回合,府中家丁全都躺在地上哀嚎。

“牛娃,这是作甚?”曾老汉正在后院与蒋屠户饮茶,听闻前院喧闹,声音很是耳熟,赶来时只见到曾牛大打出手。

“蒋老爷,这就是犬子曾牛。”曾老汉连忙站到曾牛身旁像蒋劲介绍,同时对曾牛使眼色,小声嘀咕道:“看什么,快给蒋老爷赔罪认错。”

“爹,快随俺去都城。”曾牛无视院子中所有人,拉着曾老汉便向院外走。

“哎呀!哎呀!你这是做甚呀!”曾老汉挣扎了几下没能挣脱,坐在地下放赖道:“你这不孝子,做甚呀!”

曾牛无心顾及旁人,将曾老汉扛在肩膀,丢上马车,挥舞着马鞭扬长而去。

“逆子,我不去都城……”曾老汉在马车上又闹又嚎,对着驾车的曾牛打骂。

“爹,别闹了。”曾牛被闹烦了,随手把曾老汉推进马车内。

“不孝子,打人了!造反了!我这辈子太苦了,呜呜呜,带大你兄妹三人,容易吗?现在你们都有了营生,我也要安度晚年……”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