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登徒来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登徒来了》第67章 哦,我死了(2)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上!”探路的斥候技不如人,杀不死他也就算了,毒烟竟然也没杀死他,世间真的有杀不死的人?荆卫不信。谭深警告过,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为了玄荆卫,为了站稳都城,为了证明自己,他必须杀死登徒。

“你们不要过来呀!”登徒吐出冷馒头,全身舒爽了很多,原来刚刚不是中毒,只是吃坏了东西,想来登徒自己也感觉很是奇怪,狱中囚犯吸入毒烟,分分钟毙命,自己也没少吸入,竟然啥事都没有,莫非,自己就是万里挑一的天选之人?

“一起上,砍死他!”荆卫再次命令道,然而杀手们相视之下,谁也不敢先动手。他们点燃的毒草量虽不大,但毒性绝对不弱,狱中囚犯全部毙命就是佐证。登徒不仅没死,而且没有一点中毒的迹象,这种事堪称神迹。莫非登徒真的是战神转世,真的是神仙下凡,与神过不去,那就是自寻死路。

“看什么,都给我上!”荆卫挥舞着手中短刀,催促部下。

“来者何人?敢在本尊面前造次!”登徒见杀手们对自己有几分畏惧,鼓起勇气试探道。

“废物!杀了他,赏金千两!”荆卫声嘶力竭的吼道,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尔等鼠辈,拿命来!”登徒发现效果不错,装腔作势继续恐吓。杀手听到这话,心更虚了,他们走上这条路都是迫于生计,想多赚些钱财,什么杀手信条玄门门规,都是狗屁,没人想把命搭进去。

“战神饶命吗,战神饶命!”二十五人被吓破了胆,屁滚尿流丢下兵刃逃命,只剩下荆卫和副长老两人。

“你,必须死!”荆卫双手持刀,怒斩牢门,冲向登徒。登徒踢翻面前木桌,砸向荆卫。

荆卫高高越起,躲过眼前障碍,不料头撞异物,身体失去平衡,横着摔在地上。荆卫四脚朝天,看清头顶异物,便是那具失踪的斥候尸体。

登徒并未乘胜追击,二十几人是很难对付,但是现在只剩两个人,而且眼前这个看上去脑子不太灵光,身手也很一般,应付此人应该不难。

荆卫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在副手面前出了糗,传回玄门定会成为那些老头口中的谈资,此时他必须杀了眼前这个人,而且要杀的漂亮,向所有人证明,他,荆卫,配的上玄门长老之位,玄荆卫绝非笑话。

荆卫弃掉手中短刀,长刀入鞘,静心宁神,闭眼屏息,右手握刀,右腿向前迈出,重心前压。

“这难道是——月斩流!”副长老惊叹,没想到荆卫会用出这招。荆家四代人稳坐玄门长老靠的就是这招,传说当世江湖,唯有龙王和门下四位亲传弟子能够躲过此招。

“月——流——斩!”荆卫咬牙喊出三个字,刀身出鞘,在月光下划出一道完美银色弧线。

刀是竖向从下至上挑砍,登徒侧身躲过刀锋,背后的床铺被劈成两截。登徒不禁夸赞道:“好快的刀!我差点没躲过去。”

“这怎么可能!这个人竟然躲过月流斩!”副长老大惊。

“那个喊的特别棒,感情饱满,非常有气势,就是拔刀时候碰到刀鞘,所以我给九分!”登徒调侃道。

荆卫睁眼同样大惊,“不可能,不可能……”刚刚那一刀他已使出全力,虽然他的月流斩没有他爷爷那般炉火纯青,但当今能躲过这一刀的人两只手绝对能数清。

“原来是你呀!”登徒喜出望外,这双眼睛与昨晚刺客那双一模一样。谭渊想弄死他世人皆知,昨夜刺客手持禁军兵刃,因而登徒第一期初误认为是谭渊令暗阁所为,但回到都城,谭渊竟降旨捉拿自己,这就有些说不通了,既然下旨捉拿,何在派杀手,真相只有一个,定是有人不希望他回到都城,所以才派杀手半路拦截,“昨夜究竟是谁要杀我!”

“你,必须死!”荆卫无法接受家族绝技被破解,如果说刚刚是为了任务必须杀死登徒,那现在他就是为了荆家的名誉和地位必须杀死登徒。荆卫周身杀气环绕,疯狂挥舞手中长刀,刀刀皆杀,然而威力远不及月流斩,登徒轻松躲过。

“什么死呀死,能不能换句词!”没问出幕后黑手之前,登徒还不想弄死这个执拗的刺客,因而招招退让,等待机会制服此人。

“死!死!死……”荆卫双眼布满血丝,远远看去一双红眼如魔鬼。

“长老入魔了!”副长老见状,深知玄荆卫立足都城已无可能,而且很可能会全军覆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开溜保命要紧。

“行了,行了,我死了,快点告诉我幕后主使是谁。”荆卫没完没了,登徒也是烦了,假装负伤躺在地上装死。

“我成功了,砍下人头,立足都城,玄门长老,谁敢妄议!哈哈哈……”荆卫完全陷入癫狂之中,步履蹒跚,对着装死的登徒砍来。

“靠!装死让你满足一下虚荣心,还想真要小爷的命!”登徒翻身躲过断头刀,单臂支撑身体,双腿重创荆卫前胸。

荆卫踉跄后退两步,喷出一口鲜血,口中仍旧嘟囔着“杀杀杀……”

“捉拿刺客!”天已大亮,早过了双方约定的时间,荆卫始终没有退出大牢,狱吏实在不方便继续放水,若此事被圣上知道,他们定然小命不保。牢头一声令下,狱吏冲进大牢。

陷入癫狂的荆卫神志不清,又身负重伤,怎是狱吏的对手,不出三招,便被乱刀砍死。

“靠!”狱吏对重伤之人下死手,这摆明了是不想留活口,这点门道登徒还是摸的清,既然如此,他这个活口必然成为狱吏心头刺,眼下只能假装受到惊吓疯癫,尝试蒙混过关。

狱吏查看大牢,确认囚犯都死绝了,“虽然不好交差,但也不算什么难事,最多罚些俸禄。”

牢头刚自认昨夜之事天衣无缝,便有狱吏喊道:“还有一个活的!”

“快带出来问话!”牢头皱着眉吼道。他不怕犯人死绝,但绝不能有活口把事情泄露出去。

“昨夜发生什么了?”这个犯人狱吏们记得,昨天太子和沈大人就是因为这名囚犯发生不愉快。

“昨晚……哎呀妈呀!可吓人了!神龙降世,龙口大张,喉咙里喷火,一口能吃五百头牛,老牛逼了……”登徒一会儿瞪着眼睛,一会儿翻着白眼,一惊一乍,胡言乱语。

“这……是疯了吧……”

“应该是疯了!”

“要不,过过刑……”

“你TMD是疯了吧!太子罩着的人也敢动……”狱吏们想不出办法验证登徒是否真疯,又不敢杀了灭口,只得将其关回牢房,向诸神祈祷,这个人是真疯,不会泄露昨晚之事。

“哦,我死了……我又活了!”登徒为了自保也只能装疯卖傻,希望沈中清快些提审自己,祈祷小五和曾牛一切顺利。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