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登徒来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登徒来了》第66章 哦,我死了(1)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王府花园里假山后的池塘边不起眼的小草房,是王府中的禁地。当年八王爷谭兴就是在此自缢而亡,至今阴魂不散,草房经常传出瘆人的怪声。传说王府中曾有胆大的下人夜探此地,第二天花园外的歪脖树上吊着下人的尸体,死状与八王爷如出一辙,因为迟迟查不到凶手,王府内都认为是八王爷的恶魂索命,久而久之,再也没人赶去此地,谭深更是下令将此地设为禁地,任何人不得靠近。

“长老!”头戴面纱身穿夜行衣的神秘人陆续聚集在草房中。

“人到齐了吗?”荆卫闭目坐在一把旧木椅子上——传说八王爷当年就是踩着这把椅子自缢——为显气势,荆卫还在木椅上铺了一张虎皮。

副长老清点过人数,回报道:“回禀长老,玄荆卫二十九人全部到齐。”

“非常好!”荆卫睁开极具特点的丹凤眼,搬出放在木椅后木箱,当众揭开盖子,“这一箱珠宝是周国暗探支付的尾款,这次刺杀虽然折损了几位兄弟,但是,他们没有白死,玄荆卫再次出色完成任务!”

“好!”副长老带头吹响如野兽嚎叫的哨子,在场杀手们也随之吹响口哨,表达加入组织的骄傲,寄托同伴死亡的哀思。

荆卫示意众人安静,继续说道:“今晚的任务至关重要,玄荆卫的存亡在此一战,所有人必须不惜代价完成任务。”

“是。”

“听不见!”

“是!”二十九人怒吼道。

“很好,很有精神!”荆卫非常满意,将一箱珠宝分发给在场的每位杀手,同时分发任务卡。

刑部大牢里关押的犯人鱼龙混杂,既有当朝权贵,也有市井恶霸,大牢的环境也是奇差无比,腐败的恶臭参杂着血腥令人作呕。

“进去。”登徒被关在单独的牢房,牢房内有床有桌,在刑部大牢算得上是高间。

登徒刚被关进牢房,身着官服的沈中清便来问话。

“大人何事?”登徒连夜赶路身心俱疲,刚打算躺下休息,就来问话,虽不情愿,也只能配合。

“大胆刁民,竟敢对本官不敬,来人,大刑伺候!”沈中清自认读懂了谭深的心思,既然谭深不在有拉拢登家的打算,那他就不能再让登徒活着走出刑部大牢。

“好大的官威呀!”谭嘉藏在暗处已经好一会儿,他料到谭深会对登徒下手,既然老四放弃拉拢,那他何不趁机将登徒招至门下。

“什么人!擅闯大牢……太……太子殿下……”沈中清进来的时候四下观察,除了狱吏并未发现其他人,因此才选择动手,太子突然出现,着实将他吓得不轻。

“听闻沈大人办案颇有手段,今日一见果然不同,犯人还未提审问话,就要先动刑。”谭嘉用手帕捂着鼻子,对沈中清很是嫌弃。

“刑部大牢不是太子该来的地方。”沈中清稳住心神,刑部大牢是他的地盘,他怕什么。

“谭国是谭家的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有什么地方是谭家人不能去的?”谭嘉听到沈中清的话颇为不爽,他堂堂太子,一国储君,竟被小小侍郎下逐客令,传出去面子何在。

“太子殿下,本案陛下亲旨由本官审理,还请殿下行个方便。”沈中清见硬的不行,那就用软的,给太子个台阶,顺便点明他是奉旨办事,没有人能质疑他。

“沈侍郎说的极是,父皇对此案非常关心,明日升堂公审,全都城的百姓都等着呢!沈大人一定要好好的审,千万不要出什么纰漏,父皇的脾气沈大人不会不知道。”谭深靠在沈中清耳边大声说道,声音在大牢里回荡,牢中每一名囚犯,每一位狱吏都听得清楚。

“阴阳怪气。”沈中清目送太子,小声嘟囔道。

“大人可还有事?”登徒没料到帮自己躲过皮肉之苦的竟然是太子,刚刚确实吓到他了,这大刑一套下来,不死也残,这些可不在他的计划内。

“哼!”沈中清见不能背后下黑手,只能甩袖愤然离去。

登徒在狱中无事,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天色已晚。铁窗外圆月当空,大牢内静的出奇。

“这牢房似乎少了点什么?”白天进来的时候登徒没觉得哪里不对,一觉醒来,反而心慌的很。趴在牢门前,不见狱吏,方才醒悟,“卧槽!”

登徒意识到今晚必有大劫,赶忙布置,果然不出半个时辰,大牢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登徒赶忙爬上牢门,隐于牢房顶部视觉死角。果然,不出片刻,四名身着夜行衣的蒙面杀手撬开门锁,冲进牢房对着床上假人一通操作。

“停!”四名杀手同时停手,掀起被子,见床上只是一坨稻草,“不好,中计了!”

杀手意识到中计,然而为时已晚,登徒从天而降,双手握拳砸在两名杀手天灵盖,杀手顿时脑浆四溅,瞬间毙命。登徒翻滚捡起两人兵刃,不等另外两名杀手做出反应,直取两人要害。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一连串的脚步声在大牢中回荡。登徒料到会有杀手,但没想到有这么多。

大队杀手赶来,只见牢房大门敞开,地上躺着四具黑衣人尸体,“给我搜!”

杀手们两人一组,一间一间排查,直至东方既白也不见登徒踪影。

“长老,没有。”

“没有?难道已经逃出大牢?”荆卫在大牢各个出口都布置了人手,就算登徒插上翅膀,也不可能悄无声息从这里出去,怎么会找不到人。

“长老天快亮了,怎么办?”

“下毒,既然他会藏,那就让大牢所有囚犯给他陪葬!”玄荆卫将事先准备的毒草撒在大牢中,点燃毒草毒烟迅速扩散,绝望的囚犯在牢中挣扎死去。

杀手退出大牢守在各个出口,谨防囚犯出逃。登徒屏息不足一分钟,放弃了抵抗,“活了两世,难道就要命绝于此?”

登徒虽然不甘,却也没有办法,看着其他牢房中的犯人口吐白沫,死状惨不忍睹,“死的还这么难看,好气哦!”

毒草燃尽,牢中毒烟迅速消散,趁着天还没亮,玄荆卫全员返回大牢,寻找登徒尸体,这是玄门的规矩,见不到尸体,就不算完成任务。

“嗯?”荆卫见到一副熟悉的面孔,就坐在床上,仰头望着牢房的屋顶。

荆卫揉了揉双眼再次确定,床上确实坐着一个人,“你……是人是鬼?”

“别吵,我快死了!”登徒不耐烦的吼道,毒烟熏的他头晕脑胀,胃中翻天覆地,难受极了。

“长老,地上只有三具尸体。”副长老指道,原来登徒从未离开牢房,斩杀四名杀手后,藏起一具尸体,换上杀手的夜行服,装成尸体就藏在荆卫眼皮底下。

登徒咳嗽了几声,将白天吃下的半个馒头吐了出来,感觉舒服许多,“额?我怎么还没死?”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