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登徒来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登徒来了》第65章 我,早已看穿一切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误会?有误会进了刑部大牢说!”城门校尉光速变脸,豪横的吼道。

登徒本以为校尉是仰慕战神的威名,打算破例开城门放行,不曾想是想送自己进牢房,“我登徒虽不是朝廷命官,却也是谭国世袭贵族,岂是汝等随意欺辱之辈!”

“欺辱?呵,做过什么心里没点逼数吗?圣上有旨,安国公后人残暴不仁,滥杀无辜,天地难容,即刻捉拿归案,由刑部主审,还谭国百姓一个公道。”城门校尉义正辞严,初见此人,多半会被唬住。谭深御前细数登徒罪状,谭渊当即下旨令刑部督查此案,刑部侍郎沈中清奉命搜查登府未果,只得签发通缉令,各城门粘贴,严查进出城门之人。

“呵!”登徒心中冷笑,果然不出所料,也不知祖上怎么得罪谭渊这个狗皇帝,真是不死不休,比癞蛤蟆还恶心人,找到机会就要给自己泼脏水。

“来人!全都给我抓起来,押进刑部大牢!”沈中清抓不到的人他捉到了,想来定是大功一件。此时此刻城门校尉已在幻想升官发财后妻妾成群的美好生活。

“等等!”这盆脏水可没那么容易泼到登徒,看穿一切的他早有准备。小五手中的口供是脱罪的重要证据,这个时候绝不能全家覆没,保护好证据才是最重要的,“圣旨只说缉拿登徒,又没说抓我全家。”

“额……这……”城门校尉语塞,他大字不识几个,圣旨的事还是从禁军口中听得,不曾见过原文,刚刚所述都是他随口胡诌。

“校尉大人莫非是要抗旨?”登徒质问道。

“我……”城门校尉被问的骑虎难下,违抗圣旨是重罪,假传圣旨是更重的罪,权衡利弊,也只能对登徒家眷放行。

“校尉大人,容我交代一番,便随大人去刑部。”

“不行!”城门校尉一声令下,禁军蜂拥而上,登徒拔出腿上匕首从马背上高高跃起,躲过禁军围堵,直指城门校尉。

城门校尉挥刀抵挡,刀刃与匕首相撞断为两截,登徒一手扣住校尉手腕,夺下半柄断刀,一手匕首顶在校尉喉咙。

“校尉大人,就凭这群臭鱼烂虾也想抓我?”登徒大声吼道,实则心虚的紧,一人之力应付数十名训练有素的禁军绝非易事,况且一旁还有小萄小五等人,若禁军以此要挟,登徒也只能束手就擒。

“住手,全都退下!”校尉喝退禁军,削铁如泥的匕首,只需小手一抖,他的小命就没了,“战神误会了,尽管交代,不要冲动呀!冲动是魔鬼……”

“好,委屈大人片刻。”登徒压着城门校尉走到马车前,对小五吩咐道:“东西定要保管好,先回登府,升堂时在伺机伸冤。”

“曾牛,还要麻烦你跑一趟薛家村,请曾老汉到都城为我证明清白。”

“明白!”

“少爷……”小萄眼眶红润,上一次登徒被关进大牢险些人头落地,这一次又要被抓进去,她不敢想会有什么后果。

“夫人不必担心,我早已看穿一切,帮我看好登府,等我回家。”登徒面色从容,轻声安慰道。

登徒将匕首留给小萄,主动带上镣铐,随禁军去往刑部大牢。城门校尉在禁军面前失了面子,对登徒心生怨念,登徒此时沦为阶下囚,正是他找回面子的好机会。

“快点走!”城门校尉时而从背后做些小手脚,催促登徒快些走,这是衙役押送犯人时常有的动作,谁也没放在心上。城门校尉见登徒没有反抗,动作便越来越大。

“快点!”城门校尉抬脚踢在登徒屁股上,登徒站定纹丝不动,转身瞪圆了双眼死死盯着他。

“看什么看,快点!”城门校尉抬脚欲踢登徒要害,登徒单手抓住校尉小腿,另一只手握住校尉脚掌,猛然发力,整只脚掌被拧一百八十度,痛的校尉坐地哀嚎。

“改日本少定卸你一手一脚。”登徒撂下狠话随禁军前往刑部,城门校尉被禁军无视,一个人爬到医馆。

贾煜坐在马鹏旁,三只鸽子同时落下,贾煜取下腿上信件一一查看。待天色大亮,换一身干净衣裳,等在谭庸卧房外。

“大清早的,贾公何事?”谭庸揉着睡眼,赖在床上不肯起身更衣。

“殿下,事情成了。”贾煜汇报道。

“成了?我可以出府了?快,来人,更衣!”谭庸顿时打起精神,从床上跳起。

“殿下还需等待几日。这几日殿下需修身养性,不可贪恋酒色。”贾煜劝谏道。

“靠!没解除禁足算什么成了,扫兴!退下吧!本王还要再睡会儿!”不能出府也就罢了,还要戒酒戒色,这日子还怎么过!想想就无聊的紧。

“殿下且记!待殿下登上皇位,这天下都是您的,您想怎样,就怎样!”贾煜深怕谭庸坏了夺嫡大计,反复劝道。

“知道了知道了!”谭庸不耐烦的蒙上被子。

“殿下,登徒已被关入刑部大牢。”沈中清亲手将登徒送进大牢后,马不停蹄赶到王府,向谭深请功。

“很好。沈大人尽管放开手脚去审。”谭深亲手为沈中清煮茶。

“登徒虽无官职,但身份极为特殊,这种小事恐怕难以定罪,即便强行定罪,也无法一次铲除登家势力,与其这样,不如做做样子,卖登家个人情。”朝堂百官谁人不知他沈中清是谭深的人,这案子他若是审了,那便意味着四殿下放弃拉拢登徒,相当于主动将登家推到太子一党,这样看来,弹劾登徒乃是下下策。

“人是本王弹劾的,该怎么审就怎么审,有什么罪就定什么罪,一切按律。”谭深不耐烦的说道。

“是,下官这就去处理此案。”沈中清拜别谭深后,无奈的摇摇头。

“鼠目寸光,为官这么多年才混个侍郎,真是难堪大用!”谭深对沈中清的不满由来已久,一来沈中清之子沈易与李家二公子走的很进,李家是太子的支持者,两家如此亲近,谭深怎会没有疑虑;二来沈中清做事只顾眼前利益,毫无远虑,几次险些坏了自己的大事。

“殿下。”蒙面密探双膝跪地请罪。

“你失手了。”

“是。”

“处理干净了吗?”

“殿下放心,尸体已经全部寻回处理。”

“很好,今晚再给你一次机会,最后一次。”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