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登徒来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登徒来了》第64章 刺杀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登府的家丁都是谭渊的眼线,他们的任务是监视登徒一言一行,至于身为下人该做的事,只要样子像那么回事就行。

登徒下令搜山,这些家丁便装作搜山,在林边的草丛搜了又搜,迫于主人压力才勉为其难在树林外围意思一圈。本就人手不足,又全军划水,结果只能是浪费时间。登徒着着被二十几人反复践踏的林边草丛,感觉整个人都“斯巴达”,恨不得立刻用圆盾拍死这群废物。

“天色已晚,还是早些寻个落脚地过夜吧!”曾三儿扶着小萄,对登徒说道。登家封地距都城并不远,快马一天足以来回,如今耽误太久,天色渐黑,即便赶回都城,城门也已关闭,也只能在城外寻个地方过夜。

登徒举目,西天的晚霞铺满天边,确实赶不及回城。毛贼跑了,西瓜芝麻全丢,登徒心中极度不爽,本能的兽性不断积累,盯着眼前的废物,自言自语:“好想施暴!”

小五在山间寻了处破庙,又拾了些干柴,点起篝火。夜间,天气突变,狂风四起,聚雨倾盆而下,不足一炷香时间一切陷入平息。夜,静的可怕,登徒深感不安,登府的下人也不靠谱,只得叫上小五和曾牛轮流值夜。

哨声在谷间回荡,如林中野兽的啸声,使人毛骨悚然。

“山中还有人?”登徒惊醒,他非常确定,谷中的声音是人发出,而非野兽。月黑风高夜,心怀叵测的人比野兽更加可怕。

小萄在登徒身旁熟睡,轻轻晃醒,拔出腿上的匕首,塞在小萄手中,“小五,保护夫人,曾牛去把大家都叫起来!”

小五曾牛不敢耽搁,立即将庙中众人叫醒,登徒扑灭篝火,闭上眼睛适应无光环境。

又是如野兽吼叫的哨声,这一次哨声距破庙更近了,登徒此时可以确定对方的目标就是破庙。

“脚步声,是人的脚步声!”登徒捡起烧火棍,注视着屋顶,“近了,很近了,就是现在!”

刺客从屋顶跳下的一刻,登徒同时出手,烧火棍千年杀,直取菊花!刺客半空中难忍疼痛,身体失去平衡摔在庙前青石板上,捂着屁股痛苦呻吟。

登徒虽然一招制敌,然而,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名刺客已经从不同角度从屋顶跳下,将庙门堵住,与此同时,破庙中的登府卧底也露出真面目,两人拔出早已藏在破庙里的匕首,捅死捅伤数人,直指小萄曾三儿。

“杀!”庙外刺客向登徒发难,登徒手中的烧火棍不敌刺客手中横刀,刚过两招便被砍成三截。

登徒分身乏术,顾不上小萄,小五冲上去与一名卧底扭打在一起,无力再去拦下另外一个卧底,眼看刺客将要得手,曾牛挡在小萄和妹妹身前,单手接白刃,另一只手握拳轰在刺客面门,仅仅一拳,刺客七窍流血,当场暴毙。

薛家庄一战之后,登徒信心爆棚,以一敌百都不成问题,以一敌四又有何难!登徒丢掉半截烧火棍,赤手空拳与四人单挑。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登徒与四人过了不足十招,便深感力不从心,只能疲于招架之力,无奈退回庙中,利用庙门狭窄,避免与四人同时出手偷袭。

“吾乃战神登徒,尔等何人!”登徒心知肚明,四人身手不凡,攻守配合默契,手中的兵刃是禁军佩刀,潜藏在庙内的内奸又都是谭渊赏赐的,答案显而易见。

刺客自然不会回话,俩俩并排,侧身单手挥刀冲门。登徒观其破绽,直取下盘,两柄白刃从腿间斩出,登徒连忙躲闪后退,四人攻入庙门,登徒疲于应付,逐渐被四人压制。

小五自知不是四人对手,不敢上前添乱。刚刚斩杀卧底还多亏有曾牛出手,否则现在自己已经凉凉。

曾牛见登徒难敌四人,举起香炉,大吼着砸向几人。登徒俯身躲开,趁着四人躲闪之际,舍命偷袭,夺下唐刀,斩杀一名刺客。

曾牛见剩下三人阵脚已乱,冲上前去撞翻一人,手擒一人。此时,庙内只剩一名刺客,自知不是这两人的对手,掉头开溜。逃命的功夫,登徒就没怕过谁,立即跟上,追出庙门不足十步从背后扑倒刺客。

刺客挣扎了几下,两人曾上下体位。登徒在上欲揭开面巾,刺客不愿放弃治疗,双手死死护住面部,两人连滚带爬,滚来滚去,互相伤害。最终登徒为躲避刺客的断子绝孙脚败下阵来。被烧火棍**刺客从蛋蛋的忧伤中缓了过来,扶起老大,跳进树丛没了踪影。

“这双眼睛我记下了。”登徒虽没能看到刺客容貌,但那双颇为独特的眼睛已牢牢记在脑中。

曾牛用麻绳捆绑刺客手脚,一手拎一个送到登徒面前。登徒一身泥汤,样子虽惨,但并未挂彩,摘下刺客面巾,两人同时吞下藏在牙缝间的毒药,气绝身亡。

“死士?难道是暗阁?”登徒未从刺客身上搜到暗阁独有的匕首,“没有?莫非暗阁也招收实习生和临时工?”

小五为重伤的家丁处理过伤口,见曾牛在院子中挖了一个大坑,登徒拖着五具尸体全部丢到坑里,“少主,将家丁和刺客埋在一起有些不妥吧!”

“能入土,妥妥的!”登徒与曾牛将土回填,下令道:“此地不可久留,立即启程。”

登徒拖着半身泥浆,连夜赶路,虽再未遭遇刺杀,但终究有些不安。见到夜色下黑漆漆的城墙,众人终于松了口气。

“城下何人?”城门校尉高声喊道。

“草民登徒,路遇山匪,只得连夜赶路。”登徒仰头高声回道。

“可是战神登徒?”城门校尉又问道。

“正是草民!”登徒并不想声张,等到天亮开门便是,奈何对方主动询问。

“快,开城门!”城门校尉立即下令,城门缓缓拉开。

“哎!回家洗个热水澡,睡觉觉!”登徒抻着懒腰,心中感慨有特权,就是不一样!

登徒幻想着回府后的美妙生活,城门校尉从门缝钻出,提着灯笼再次确认后,抽出腰间佩刀,一声令下,大队禁军涌出城门,将登徒团团围住。

“全都给我抓起来!”

“校尉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