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登徒来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登徒来了》第62章 暗流(1)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滚,全都滚!”谭庸又将一套酒器摔的粉碎,房中歌姬舞姬哭着逃出厅堂,“废物,全都是废物!”

“殿下……”小厮见歌姬都被赶了出来,紧忙到主子面前请罪,一把茶壶摔在面前,吓得全身发抖。

“滚,都滚!”谭庸平日花天酒地,日日在外游玩,被禁足在府中,以他的心性,能撑得住两日已是极限,如今十几日过去,好在有贾煜在旁劝说,然近几天贾煜也没了踪影,他再也憋不住了。

贾煜骑着马,头戴斗笠,一身粗麻衣全是灰土,回到极乐苑顾不得换身衣裳,便赶去见谭庸,“殿下!”

“贾公到何处逍遥,落得如此狼狈?”谭庸没好气的埋怨道。

“殿下,机会来了!”贾煜顾不得解释,立刻到案前砚墨,说道:“快给太子书信一封,就说殿下有要事相告。”

“我与太子素无往来,没什么可告的。”谭庸把贾煜塞到手中的笔摔在一旁,闹起情绪。

“殿下,此事若是被四殿下抢先一步,板子和禁足就白挨了。”贾煜捡起笔,再次递到谭庸面前。

“不就是皇位,不要也罢,受这罪,还不如每日逍遥快活。”谭庸两顿板子之后,被贾煜挑拨起来的那点欲望又被浇灭,皇位对他来说,没什么重要的,此前想坐这个位置就是不想被人管着,如今自由自在,不就是每人管嘛?今朝有酒今朝醉,何苦去抢那虚无缥缈的东西。

“殿下想不想解除禁足?”贾煜太了解谭庸这个废物了,顺着毛捋,看得到甜头,一切都好说。

“贾公有办法解除禁足?”谭庸做梦都想出去嗨,提起这事立刻有了精神。

“殿下只要按臣说的做,事成之后,君上定会解除殿下的禁足。”贾煜连哄带骗,终于让谭庸写了这封信,用蜡油封严,交给亲信送到太子府,“太子来了殿下将臣的话重复给太子即可,太子若问殿下为何帮他,殿下就说请求太子为自己在君上面前求情,解除禁足。”

谭嘉在太子府中同样无精打采,近几日朝堂上谭深出尽风头,自己又丢了新春大典的操办权,且战且退着实不是办法,现在他急需找一个机会扳回一城,在任凭谭深出头,自己怕是很快就要搬出太子府。

“殿下,六殿下送来密信。”谭嘉挥手令服侍的丫鬟退下,小厮将盘子和信放在桌上一同退了下去。

谭嘉看着信函,心里泛着嘀咕,这不像老六能做的事,管他呢!还能更遭不成。谭嘉撕开信函,里面歪歪扭扭只写了一行字。

“见老六一面,貌似也没什么关系。”谭庸是谭国最出名的废材,若是去见朝堂重臣,谭嘉还要思量一番,想个完全的由头,去见谭庸,完全没这个必要,谁会认为当朝太子会与谭国首废勾兑。

谭嘉毫不避讳,坐上谭国第二豪华马车去到极乐苑。极乐苑大门敞开,谭庸等在门内恭迎,谭嘉对此倒是深感意外,谭庸吃喝玩乐放荡不羁的秉性,还未见过对那个朝臣讲究过礼数。

“臣弟拜见太子殿下。”

谭嘉还在狐疑谭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下一刻更是大跌眼见,谭庸竟对自己行跪拜大礼,这还是那个废材谭庸吗?

“六弟,这是作甚!”谭嘉立即上前扶起,心里是极度舒适,这种万人之上的感觉,太爽了!

“兄长,里面请!”谭庸全程躬着身躯,摆低姿态,谭嘉对这个六弟是越看越顺眼。

“六弟呀!今日请我到你这府上不会就是为了喝茶聊天吧!”谭嘉虽然心里舒服,但外表还是一贯高冷,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欣喜。

“今天请皇兄来我这极乐苑确实有一件大事。”谭庸坐姿端正,表情严肃,完全不同于往日。

“大事?六弟是看上哪位郡主还是……”谭嘉打趣道。

“皇兄莫在调侃臣弟,今日只谈大事,不聊风月!”谭庸说着从袖中取出一沓密报,亲自送到谭嘉面前,“皇兄请过目!”

“这是……”谭嘉一一翻阅,记录的都是登徒近段时间的活动轨迹,“六弟这是何意?”

“皇兄,这个登徒着实可恶,不仅拳打李衙内,还抢了臣弟心仪的姑娘,害臣弟挨了板子,至今还被禁足在苑中,此仇不报非君子!”谭庸气的瞪圆了双眼,鼓起腮帮,捶胸顿足,恨不得当场生啖其肉。

“六弟呀,莫怪皇兄说你。登徒守泉城,斩李厂,乃是当世战神,我朝功勋之臣,六弟何苦与他过不去呢!”以谭庸有仇必报的性格,因为与登徒的梁子找到自己,也说的通,只是谭嘉此时还不想彻底与登徒闹翻,毕竟登徒并未投入谭深门下,还是可以争取拉拢。

“皇兄何出此言,此人残暴无道,人神共愤,留得此人,只会令中洲诸国抓我大谭把柄,纷纷来讨。”谭庸声泪俱下,将近些日子登徒在封地上的杀戮之事添油加醋,娓娓道来。

“竟有这种事!”谭嘉闻言,拍案而起。谭嘉在登府中安插的眼线只有两名舞姬,此次登徒离府未带在身边,因此这十几日来,登徒的消息全无,谭嘉也没放在心上,平日传来的消息无非是些风月之事,也没什么价值。

“皇兄若将这种人拉到门下,只会为自己徒增话柄,给四殿下可乘之机,若是被四殿下拉拢去,待皇兄登基,怕是会利用战神名号,起兵逼宫。”

“嘶——”谭嘉倒吸一口凉气,听上去确实是这么回事,但谭嘉并非无脑废物,立即意识到其中端倪,“这话可曾对四弟讲过?”

“皇兄说的是哪里话?”谭庸诧异道,“我与四殿下素无往来。”

“六弟过往也未曾与我这个太子有所往来。”谭嘉面无表情,冷冰冰的回道。

“皇兄这话说的,臣弟也是为了皇兄。”谭庸双眼游移不定,不敢直视谭嘉。

“哦?只是为了我这个皇兄?”这么明显的破绽,谭嘉怎会看不出,料定谭庸必有所图。

“额……哈哈,什么都瞒不过皇兄的眼。臣弟这不是,也想为将来寻个靠山。”谭庸躬身双手于胸前,作辑道:“臣弟心无大志,只求一生享乐。”

“呵!老六呀!果然!”谭嘉单手拍在谭庸的肩膀,阔步离去,谭庸见此,追上几步,喊道:

“皇兄,臣弟这禁足能否……”

谭嘉没有理会,只管出了极乐苑,坐上马车。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