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登徒来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登徒来了》第61章 无人生还(4)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登徒吩咐每天要给薛家父子好吃好喝,但没说不能动刑,小五为了从两人口中抠出有价值的内容,把手头能用的工具都用了一遍,当登徒再次见到薛家父子,已然认不出两人。

“少主,这俩人嘴还挺严。”小五倒是毫不担心责怪,对于扒开两人的嘴也很有信心,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登徒手帕捂住口鼻,打量这两个血葫芦,“这……怎么打成这样了,快去传大夫,不能亏待了庄主和公子!”

“是!”小五全然照做,抽一顿鞭子吃一顿肉,天天叫来大夫为两人诊治。

一晃几天过去,薛远和薛束就在这生与死之间反复横跳,受尽折磨。

小萄查验了近五年的账目,虽然此时看来已无意义,但也算对自家的产业有所了解。依照登徒的安排,封地内的农户分到了财物和粮食,纷纷对登家感恩戴德,当得知登家还将按人头均分耕地并减免租金,对登徒的崇拜达到极点,村民将登徒荡平薛家庄的故事编成戏曲,口口传唱,不久之后被书生写成话本,通过说书先生之口,传遍谭国,一年之后,登徒的故事在中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少爷,封地的事儿已经了结,我们也该回府了。”登府中如今没有一个登家人,小萄觉得很是不妥,登徒倒是不以为然,有小六和凝儿在,应该没人敢在府内捣乱。

“小五,审的怎么样了?”登徒没有直接回答,转头问小五。

“没有收获。”小五如实回答。

“加快效率,明日回府。”这些日子登徒每晚都能听到这对父子的哀嚎,虽不足以抵消这些年犯下的罪孽,但登徒也没心思在陪这对父子慢慢清算。

“少主,若是想要名单,小的倒是有个办法。”

“有办法?”登徒从未指望小五能审出结果,求生欲能让人忍受世间疾苦,薛家父子都是自私的利己主义者,只要能看到一丝生的希望,怎么可能放弃。

“少主,那日酒宴,小的在少夫人的酒中发现了这个。”小五从怀中掏出一枚乳白色的小瓷瓶。

“这是什么东西?”登徒拨开瓶塞,眯着眼对着瓶口掂了掂。

“迷幻药。”

“迷幻药?”登徒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这种东西,前世倒是没少见过,自己也用过几次。

“这瓶是从薛束身上搜到的,那日应该也是薛束下在酒中,打算对夫人不利。”

“草,老子这就宰了他!”登徒提刀不顾小萄小五阻拦,直奔牛棚对着薛束的前胸连划数刀,痛的薛束几次昏厥。

“混蛋,杂种,有什么冲我来!”被绑在一旁的薛远见不得独子被这般折磨,拼了命的叫骂,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药!”登徒从小五手中夺过迷幻药,一瓶全部灌进薛远口中,瞬间见效。

这段时间小五搞出十几种刑具对他俩轮番测试,两人算是受尽折磨,陷入幻觉中后,这段备受折磨的经历被无限放大,眼前的世界如人间炼狱,看什么都像是恶鬼,经历了几个时辰的恐吓后,薛远气绝身亡。薛束在登徒割了几百刀后,失血过多惨死。

“少主这事就这么结了?”到最后两人也为透露薛家还有那些分支,自然也就没有赶尽杀绝的可能。

“有机会慢慢清算。”登徒从腰间掏出一本旧书,封面破旧不堪,是登徒从书房暗隔里找到的。

“家谱?”

“都不在登家的封地内,以后有机会一个也不要放过。”登徒把家谱留给了小五,这事就是交给小五去做。经过薛庄一行,登徒对小五的真实身份产生怀疑,一言一行并非普通乡野小子能做出来,自己的身边还隐藏多少眼线,究竟有多少势力在盯着他。

“是。”杀人这事确实要找机会,只是小五没想到薛家有这么多人,一直到十年之后,他也没能除尽薛家人。

薛家庄从此成为登家的粮仓,曾老汉成了封地新的管事,曾三儿接受登徒的提议,跟在小萄身边,曾牛虽然不是很愿意进登府,但奈何登徒开出的条件太丰厚,而且还能经常见到妹妹,也只能答应。

回府路上登徒依旧骑马,小萄和三坐在马车里,两女年纪相仿,经过几次接触,也算合得来。

行至中途,路旁两颗枯树同时倒下拦路,林间窜出十几名蒙面山匪,手握短刀弓弩。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带头的山匪体型瘦小,声音听上去很是耳熟。

“这么巧!”登徒一眼就认出带头的山匪,跨下马背活动筋骨,准备大战一场。

“你……你……你……拢哥!”山匪见登徒掉头逃入林间,不一会儿林间走出另一队山匪,刚刚带头的山匪像一只受惊的狐狸躲在带头大哥背后。

“那天就是他!”

“嗯?”

“哎呦!更巧了!都是老熟人,别蒙着脸了!”登徒看到这俩带头大哥,差点笑出声,世界真是小,没想到还能在遇到。

“这……这……这……”朱拢故作镇静,然而提刀的手抖的不停,屁股上的伤仿佛又复发了。

“哥……你这……”朱受不知朱拢为何抖成这样,还想着如何教训登徒,身旁的大哥两腿一软,跪在地上。

“大侠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朱拢跪在地上扯去脸上的黑布,一边说一边自扇巴掌,见登徒没有回应,又连连磕头求饶。

曾三儿在车内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透过车门缝隙确认,果然是朱拢,立即对曾牛指道:“那日就是这个人强掳自己,还殴打老爹。”

曾牛闻言,跳下马车,像发疯的野牛一般横冲直撞,拎起朱拢一拳打到十几米外,仍旧不依不饶,追上去一拳天灵盖砸的粉碎,朱拢当场毙命。

匪头惨死,小弟们四散逃命,朱受趁乱钻进树林,只管向前跑,也不知跑了多久,不曾听见追喊,才停下休息,这世界太可怕了,到处都是怪物。

“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漏网之鱼!”登徒以为那日已降庄内打手全部歼灭,“小五,调一队人搜山,薛家的打手一个不留!”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