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登徒来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登徒来了》第60章 无人生还(3)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登徒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苦笑就着寒风喝一口冷茶。

“少主,请过目。”曾老汉想着录完笔录就可以回家,小五担心存在纰漏,硬拉着他要登徒确认后再走。

登徒要笔录也就是留个傍身的证据,免得眼线们乱汇报添麻烦,大概扫了眼,让小五妥善保管。

“大人若无其他事,小老头就告……”

“还真有件事!”登徒拉着曾老汉一同坐下,对小五吩咐道:“从府里多调些人,把这庄子围了,再找几个靠谱的,核算薛家庄的财物,曾老汉就留下来监督他们,免得有手脚不干净贪没了。”

“大人,这……”俗话说打狗看主人,曾老汉哪敢管登府的人。

“一个人不够就再去在叫几个村民一起监督。”登徒抻着懒腰,这一天又是骑马又是打架,实在是累了,“小五,今晚就住在薛家庄,速去安排!”

“是!”

“还有,薛家父子逃走,本少深感忧心,加强护卫,千万不要让人闯进来,看住那些丫鬟奴役,休叫他们溜出去!”以登徒如今对外界事物的感知力,想揪出薛家父子并不是啥难事,只是那样太过无趣,登府躺了好几天,这次出来定好好玩玩。

“是!”小五依少主的安排,一一部署妥当,登徒躺在宣软的大床上,双手紧紧搂着小萄,生怕一不小心被她溜了。

“少爷,快勒死小萄了……”小萄想逃出登徒的双臂,换来的反而是更紧的枷锁,“少爷别这样……”

登徒侧身放开一支胳膊,另一只手堂在小萄的脖子下,小臂勾起,两人四目相对。

“不要!”小萄双手推开登徒,已她对登徒了解,每当这个时候就是有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少爷,今天有些不舒服……”

登徒无奈只能深吸一口冷气,压下心中欲念,仰头躺在床上,反复做着深呼吸,不知过了多久,陷入睡眠。

内院密室,薛远与薛束躲在里面不敢作声,不容易挨过几个时辰,念夜已深,偷偷探头想寻个机会逃出,怎料密室门刚刚拉开一道缝隙,只见厅堂灯火通明,几十名家仆分列两队,父子俩吓得立即退了回去,回到密室继续等待出逃的机会。整整一夜,薛远薛束几次查探,皆已失败告终。

清早,登徒如平日早早醒来,小萄也随之起床,此地并非登府,住着终有几分别扭,小萄盘算着查完账目就回登府,登徒却另有打算。

“少爷莫非是看上这院子,打算在这常住?”

“这院子虽然不错,床也很软,可惜不符夫人心意。”登徒打趣调侃道,每每提起那脸红心跳的时刻,小萄都会面色绯红低着头。

“夫人今日身体如何。”登徒不依不饶,继续挑逗。

“少爷莫闹,今日将账目寻来,有一番忙。”小萄岔开话题,不想在纠结于那些床帷之事,“少爷打算何时回府?”

“等把那庄主料理妥当就回去。”登徒披上衣服,穿戴整齐。

“薛家父子,怕早都逃到别处……”

“我调这么多人过来,就是要瓮中捉鳖,等他自己出来。”登徒拉着小陶的手,推开房门,小五已经静候在门外。

“少主,昨夜无事发生。”小五红着眼,显然是熬了一夜,但看上去并不萎靡,仍旧是很有精神。

“昨天表现不错,去歇着吧!”小五昨日的言行远超登徒对他的认识,丝毫没有乡野小子的模样,登徒一度怀疑这个小五还是那个小厮吗?或者他本就不是小厮。

小萄去账房查账,登徒令人将薛家庄中剩余的下人遣散,随后也去了账房,闲的无聊,便在账房的桌子上小憩。一天时间,登府的人将薛家庄上下翻了个遍,将看上去值钱东西清点记录,曾老汉和一双儿女全程跟随监督。

“大人,清点完了,这是清单。”曾老汉双手奉上一卷绢布,登徒接到手中,看都没看一眼,反问道:“之前说的,还作数吗?”

“啊?啥?”曾老汉被这么一问,额头冒起汗珠,心里慌的不行,这问的是哪一句呀!莫不是要将三儿许配给他的那句……

“若是作数,我看曾牛挨了军棍,怕是也回不了军营,不如兄妹俩都随我去登府,谋个差事!”登徒没想那么多,直接问道。

“大人不可不可!小女年纪尚小,还没到嫁人的时候……”曾老汉连忙拒绝,虽然登家是名门大户,能看上他这平头百姓家的女儿实属曾家之幸,但都说进大户人家做妾要受欺负,他宁可不要这富贵显赫,也不能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嗯?”登徒满头问号,到登府当差与嫁人有啥关系?查账的小陶放下手中的活计,一双迷人的眼睛瞪着登徒。

“夫人……不是你想的那样……”

“夫人都是小老头的错,昨日大人出手相救……”曾老汉将昨日登徒搭救曾家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登徒也立即澄清自己的意思。

“大人意思是让……”

“少主,薛家父子出来了!”小五火急火燎跑来报告。

“姓登的,这些年若是没有我薛家为你经营打理,岂有今天积累下的财富!卸磨杀驴,卑鄙!”薛家父子在密室里躲了一夜,又耗了一个白昼,经不住饥渴,被迫出逃,刚从密室里出来,就被院子里的下人抓了。

登徒展开绢布,当着薛远薛束的面,交给曾老汉,“这薛家上下的物件、金银、粮食,统统给村民分了吧!”

“啥?”曾老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明年春天,我会派人重新丈量土地,将薛家庄的土地也分了,从今以后,登家封地上的农户,每年秋天按时为登家纳收成的三成为租即可。”登徒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自己的决定。

“啊?”曾老汉指尖塞进耳朵,搅了搅,生怕自己听错。

“这事你负责。”登徒拍着曾老汉的肩膀安排道。

“疯子!疯子!”薛远大声吼道,只要三成为租,在中洲,即便是要五成,都是少的,薛家以往拿走九成。

“这俩人,每天好吃好喝,然后细细的审,把这薛家祖上十八代都揪出来,一个都不准放过!”登徒面露狠色,揪出所有与薛氏有血缘关系的目的可想而知。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